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

故事|何建:瘸爷

时间:2018-05-26 00:45:34  】来源:原创 作者:杨幂 点击:
安徽亳州市人,现供职于皖北某小镇卫生院。爱好文学,痴迷书法。偶尔发表文学作品,书法曾多次侥幸入展。系安徽省作协会员、亳州市作协副秘书长、亳州市书协会员。

  瘸爷一生未娶,在王庄人的眼里,是一个充满传奇并且孤独怪异的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瘸爷就少一只腿。是年轻时打仗打废的,但他从不给外人说他打仗的事,因为是国共打仗,而他参加的是国军。瘸爷会讲故事,而且有讲不完的故事。

  瘸爷所讲的故事是因人而讲的。白天偶尔有串门子的罗成去,他讲的都是男盗女娼,情节画面描述的那叫清晰。以至于罗成羡慕嫉妒恨的怀疑这家伙,是他经历的事。但又迅速打消这个想法。村子里的人都说,瘸爷新兵集训后就被拉到战场,还没进入阵地就被一颗流弹击中大腿,战斗结束国军溃逃,他乖乖的在阵地下被俘虏。送到战地医院,心存顾虑也许是怕疼,愣是不让手术,让人抬着送到老家,到后来感染化脓生蛆,为了保命不得不截肢,一辈子也成了光混。罗成也是村里的光棍,因为侏儒症个子矮没找不到媳妇。瘸爷的故事像迷魂汤一样,让罗成没事总往瘸爷家跑。当然故事不是白听的,瘸爷做饭的柴火;缸里的水;到代销店去买盐等生活杂务全部由他包圆,罗成总乐此不彼。

  另一个总往他家跑的是我,当然瘸爷不会给我讲艳事,因为我还小,那时上小学。瘸爷给我讲的故事都是鬼怪,以至于晚上没事总往他家跑。每次听的头皮发麻但又想听。瘸爷当兵时学过几天文化课,认识几个字。我的父亲是大队书记整天忙,母亲是小镇的医生都没时间管我。小时候我是奶奶带大的,奶奶不识字,我就找理由去他家写作业,但从未在他家写过作业,因为瘸爷家的煤油灯很暗。家里没有一张桌子,一间茅草屋里支个地锅旁边还放了一张床。我每次都偷点家里馒头大米和父亲的香烟讨好他。

  瘸爷讲故事前,先倒一碗满粗瓷大碗的茶,一尺多长的旱烟袋装满一锅子旱烟。这时我很乖巧的找着火柴,他总是眯着眼很是享受我帮他点烟,然后吧嗒吧嗒抽完一锅子烟,在鞋底上磕磕烟灰。现在想想估计是构思或者说怎么样胡诌故事,一袋烟的功夫对我来说,感觉很漫长,但期待中故事就快开始了。我很喜欢瘸爷药杆上的玉,里面有云彩,瘸爷说玉被他吸活了,云彩上面已经长了两个飞机。那时很纳闷为什么会长飞机呢?瘸爷的烟杆从不让别人碰,说是玉不过手。我听不懂,只知道烟杆对瘸爷来说很金贵。我在帮瘸爷装烟时,能摸摸烟杆上的玉,还能看看“飞机”。感觉自己很荣幸,仿佛成了瘸爷的好朋友。

  瘸爷给我讲过,他以前有个好朋友,是后马庄的马坑,马坑的大名不记得,也没人叫。马坑自小长一脸麻子,庄里有人叫他麻子,他娘会扯着嗓子骂。老家有句俗语“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开始有人喊他马坑人,再后来喊他的人感觉小小的孩,不会坑人,就省去人字,直接叫马坑。大家叫顺嘴了,他娘也跟着叫。自此有了正式的名号马坑。马坑和瘸爷年龄相仿,因为长一脸麻子,躲过了国民党的征兵。后来瘸爷退伍回乡后,马坑没事好找瘸爷玩。马坑长得五大三粗,但生性胆小怕走夜路,每次找瘸爷聊天聊到半夜,回家成了难题。回家的小路要经过一片坟岗,但又不能让瘸爷送,因为瘸爷拄着双拐走路慢。但聪明的马坑想到一个办法给自己壮胆,就是让瘸爷站在庄后喊。瘸爷喊一句“到家吗?”,马坑回一句“没到家”一直喊道“到家啦!”,瘸爷才能回家睡觉。还好的是王庄离后马庄很近,也就一里地。每到夜里,村里人听到“到家吗?”“没到家”都知道,马坑又来找瘸爷玩。听到的人都会心里骂“一对老光棍,咋不早死”。

  一年冬天马坑来找瘸爷,很神奇的从怀里掏出一瓶烧刀子酒,还有一把花生。瘸爷问马坑,你捡元宝了?哪有钱买酒?马坑说,这你就别问了,只管喝。冬夜俩人围着火塘,酒一人一半,花生也是一人一半。说着漫无天际的话,像屋外飘的雪花。酒瓶见底,外面的雪下的已经没过脚脖,马坑起身要走。瘸爷拄着拐杖走不稳,外面下着大雪。马坑说,今天你别送到庄后了,你就在家扯着嗓子喊“到家吗?”。雪夜里传来“到家吗?”“没到家”......马坑虽有酒壮胆,快到乱坟岗时突然听不到“到家吗?”的声音。只有耳边呼呼的风声裹着雪花。但马坑还是干嚎着“没到家”“没到家”...期盼着瘸爷的回声。雪下的天地一色,分不清路沿。许是酒上头晕还是被坟岗吓的晕。马坑嗓子越来越沙哑的喊着“没到家”...就这样马坑走着喊着...天亮村子里有早起拾粪的老头。看到马坑,喊他也不回应,老头对腚揣了他一脚。马坑一屁股做到雪地上,清醒过来。醒来后发现这座老坟圆圈被自己踩的光光的,原来自己一直围着老坟转圈,怪不得走不到家。再仔细看,这是座新坟,昨天上瘸爷家拿的酒和花生就是从这坟前偷拿的,那是人家祭祀的贡品。马坑回家后卧床不起,不吃不喝不久归西。下雪那夜瘸爷不胜酒力,喊着喊着睡着啦,马坑死后瘸爷滴酒不沾。长大后我曾打听后马庄的人,但老少不知马坑此人。

  瘸爷讲故事的开场白很是雷同,喝口茶清清嗓子然后就是“话说”。话说:1948年冬徐蚌会战,(就是著名的淮海战役,但国军称徐蚌会战)那年天冷啊,冷的呼出寒气冒白烟,能让嘴上的胡子结冰。乔旺所在班接到上级命令天黑后奔赴412阵地,乔旺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心里紧张又害怕,紧紧地尾随班长屁股后面,期间被班长跺了两脚,被骂到“娘的越怕死越死得快,上了战场别忘战术要领”。饥饿寒冷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只有恐惧害怕。那晚的夜漆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远处偶尔响起的炮声划破夜的静,提示乔旺还活着,乔旺机械的挪着双腿。感觉迈向坟地迈向死亡。脑子想到老家的老娘,听人稍信说,老娘在家想自己早以哭瞎了眼,老娘受了一辈子的苦。乔旺三岁时他爹因病死去,留下他孤儿寡母。从他打小记事时,都是扯着娘的后褂子,娘右手拄着根棍子;左胳臂挎着一个提篮,四处要饭,早上出庄,晚上进庄。好不容易娘把自己拉扯大,又被国民党征了兵。乔旺心里想,如果不死今后要好好孝敬自己的娘。如果不死说不定还能升个官,还能取房媳妇,生个儿子。娘给自己取名乔旺不就希望家门兴旺!想到这里乔旺心头一暖。去她娘的,该死该活吊朝上!右手使劲掐了掐左手知道疼,脚步也轻松了许多。

  快到412阵地时,还没进入坑道,突然战斗打响,火光冲天炮声四起,震耳欲聋。黑夜被炮弹炸的如白昼。老兵的经验告诉乔旺,要想活命赶紧往弹坑里跳,但绝不能总在一个弹坑待着。不然第二轮炮弹打过来必死无疑。炮弹炸一个弹坑就往那个弹坑跳。就这样乔旺不知跳了多少弹坑,早已筋疲力尽,就是炸死也跳不动了。炮声如雷,弹片如雨。乔旺想想自己的哭瞎的老娘,想想自己还要娶妻生子。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去跳下一个弹坑,已经晚了,一条腿已被弹片击中昏死过去。乔旺醒来时已在共军的战地医院......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杨幂 杨幂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杨幂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395 投稿总数:27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23 他的生日:07-11 注册时间: 2017-07-10 01:54:28 最后登录: 2018-08-14 10:51:21
作者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