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非凡旅程

时间:2017-07-01 19:46:23字数:9073【  】来源:原创 作者:美文摘抄 点击:0

  富商巴克利先生最近有些烦,他的独生女竟然瞒着他报名参了军,并已经随部队去了一个小镇。

  为了早日让女儿回心转意,跟自己回家,那天,巴克利提着一只棕色的手提箱,踏上了去那个小镇的列车。

  巴克利找到自己的位子,发现对面已经坐了一对祖孙,那个老太婆满脸皱纹,她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着。旁边的孙女是个侏儒,矮小的身子上架着一个大脑袋,脸上生着鸟粪一样的黑斑,一头黄发还梳了一个冲天辫,看上去就和马戏团的小丑一样可笑。巴克利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他把手提箱放在行李架上,拍了拍身上的名贵西装,然后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列车快启动时,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走进了车厢,这个人也提着一只棕色手提箱,把它放到行李架上,然后坐在巴克利身边。他说自己叫卡洛斯,在一家小公司里做推销员。巴克利觉得这个人很健谈,也很风趣,就和他聊了起来。

  到了午餐时间,巴克利要了两份牛排,请卡洛斯一起吃,卡洛斯也从手提箱里拿出一瓶威士忌,说这是他们公司推销的产品,口味非常不错。

  而对面的祖孙俩什么都没要,老太婆从一个破旧的手提袋中拿出一个面包,把它们一分为二,涂上果酱,给孙女一半,然后自己便吃了起来。但侏儒姑娘并没有马上吃手中的面包,她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桌上香气扑鼻的牛排,并不时用舌头舔着嘴唇。巴克利望着她,鄙夷地皱起眉头。

  这时,一个面带微笑的年轻女乘务员走过来问道:“女士们、先生们,请问,这是谁的酒?”

  卡洛斯连忙答道:“我,我的……”

  “对不起,先生,这趟列车上是严禁饮酒的,我要没收你们的酒,直到列车到站为止。”乘务员微笑着说道。

  巴克利火了:“老天,为什么你们女人老是爱管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呢?不管走到哪里,总有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臭女人在旁边,真是倒霉透了!”

  乘务员还是面带微笑:“先生,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没收您的酒,如果您执意不交,那么,我只好叫乘警来把你们带走,到那时……”

  “小姐,请不要这样做。”卡洛斯忙站起身,把那瓶酒塞给了乘务员,“这位先生只是在跟您开玩笑,请您不要介意。”

  乘务员最终把酒拿走了,巴克利铁青着脸已没有胃口再吃牛排,他拿下自己的手提箱,靠着它打起了盹。卡洛斯好像也有些气愤,但他很快又冷静下来,拿起刀叉继续吃起牛排来。

  巴克利醒过来的时候,列车已快接近终点站了,那个老太婆靠着车窗睡着了,侏儒姑娘则正瞪着两只大眼睛盯着巴克利看。巴克利瞥了她一下,然后又与旁边的卡洛斯聊起了天。

  可是,就在他与卡洛斯谈笑风生之时,一个硬硬的东西突然顶在了他的肋下。紧接着,卡洛斯把嘴凑到巴克利的耳朵边,轻声说:“别动,继续跟我聊天,这是一把无声手枪,要活命的话,就把你的戒指和手表放到你的皮箱里,并在下车时提走我的那只箱子。不要耍花样,只要我的手指一动,你就会再次睡去。”

  巴克利做梦也没想到,一直跟他侃侃而谈的人竟是个抢劫犯!这次旅程真是糟糕到了极点,巴克利没有法子,只好按照卡洛斯说的做。

  列车还在飞快地行驶着,没有人发现这里有什么异样。巴克利对面的老太婆依然打着盹,侏儒姑娘依然瞪着两只大眼睛,一会儿看巴克利,一会儿看桌上的牛排。突然,她伸出手,用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发出了鼓点一般的声音,还跟着节奏晃动她的大脑袋。

  那个老太婆慢慢醒了过来,对她的孙女呵斥道:“看在上帝的分上,你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不要乱跑,在这里等我。”说完,她颤巍巍地走出了车厢。

  侏儒姑娘停止了她自认为很好玩的游戏,不过并没有把手从桌子上拿开,而是慢慢地移到了盘子旁边,猛地抓起了巴克利的那份牛排,整块塞进嘴巴里,大嚼起来。巴克利现在自身难保,只好任由她“趁火打劫”了。

  谁知,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侏儒姑娘可能是由于吃得过猛,像是被噎住了,剧烈地咳嗽起来,最后竟“噗”地一下把嘴里嚼碎的牛排全部喷了出来,不偏不倚地喷到了对面两位体面的先生身上。顿时,他们的衣服上和脸上到处都是油腻腻的牛排渣子,恶心极了。车厢里的人都把目光投向这边,并笑出了声。

  卡洛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不知所措,他对着那侏儒姑娘吼道:“该死的,为什么那块牛排没把你噎死?”

  侏儒姑娘被吓坏了,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噢,两位先生,真是对不起,她还是个孩子,原谅她吧。”那个漂亮的女乘务员又出现了,“我们的列车上设有洗衣间,并配有快速烘干机,你们把上衣脱下给我,十分钟就可以处理妥当。”

  巴克利刚要脱衣服,卡洛斯却说:“不,不,不要紧,谢谢您的好意,车就要到站了。”他用一只手掸了掸身上的污垢,瞪了一眼巴克利,“我们都不介意,是不是?”

  巴克利只觉得那支顶着他的枪又被推了一下,于是赶忙把手放了下来,然后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这时候,去洗手间的老太婆回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切,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把侏儒姑娘从座位上拉起来,命令她给对面两位先生道歉,可侏儒姑娘死活不肯。老太婆无奈,只得自己掏出手帕,一边擦着卡洛斯身上的牛肉渣,一边说:“真是太对不起了,先生。我看您还是听服务员的话,把衣服洗一洗吧。”说着,她像是要给卡洛斯脱风衣,将他的风衣领子往身后一翻。说时迟、那时快,身边的女乘务员顺势将他的衣领抓在了手中,猛地一拽,人们还没有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女乘务员已经闪电般地用那件风衣捆住了卡洛斯的双手,一下子把他制服了。

  在乘客们的赞叹声中,列车终于进站了。巴克利与祖孙两个一起下了车,他走到老太婆跟前,从手上摘下钻戒,昂首挺胸,一脸严肃地对她们说道:“虽然你们两个是不经意之间帮了我的忙,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们。我身上的现金是有用处的,这枚戒指价格很昂贵,算是酬谢,今后我们谁也不再欠谁什么。”

  侏儒姑娘把手伸向戒指,用手指轻轻地摸着它。

  巴克利轻蔑地哼了一声:“不要摸了,这是真正的钻石!”

  可是侏儒姑娘并没有将戒指拿走,她冲巴克利笑了笑,然后转身跟着奶奶走了。巴克利手拿戒指站在原地,愣愣地目送着她们走出了车站。这时,一辆警车停在了他的身边,只见刚才的那个女乘务员已经换上一身警服,押着卡洛斯向这边走过来。

  巴克利铁青着脸对卡洛斯说道:“先生,我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万分的羞耻!”

  卡洛斯阴笑着说:“今天你真是太幸运了。知道吗?你还没有上车我就盯上你了,”他指了指旁边的女乘警,恨恨地说,“要不是这个女人把那瓶迷魂酒拿走,现在你也许连返程车票都买不起了,哈哈哈……”

  卡袼斯被押上警车,带走了,女乘警告诉巴克利,这趟车上经常有抢劫案发生,所以她才化装成乘务员在车上巡逻,今天终于让她破了这个案子。巴克利敬佩地说:“像您这样的女中豪杰真是不多见,您身手太棒了。”

  女乘警笑着耸了耸肩:“这没什么,我以前是特种兵出身。不过,真正的英雄却不是我。还记得坐在您对面的祖孙俩吗?那个老人曾是二战时期的发报员,她那只总在颤抖的手就是这个职业留下的后遗症。那个侏儒姑娘是个聋哑人,但她懂得唇语,所以能看到人们听不到的声音。她与奶奶生活多年,对发报也很精通,经常用这种方式与奶奶交流。是她发现了当时的一切,然后用手指敲击桌子向奶奶发出了警报,还想出了解救您的办法。她奶奶说是去洗手间,其实是来找我,以后的事想必您已经很清楚了,您应该好好谢谢她们。”说完,女乘警转身走入了人群之中。

  巴克利在这个小镇逗留了一天,但他没有去军营说服女儿,而是去寻找那对祖孙,可他找了一天也没有找到。当天晚上,巴克利乘最后一班车离开了小镇。一回到家,他就去订了一桌大餐,和全家人一起庆贺女儿光荣入伍。

TAG标签:故事大全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