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幻想致命(恐怖短篇)

散文
时间:2013-12-29 03:15:15字数:17665【  】来源:原创 作者:Applebeibei 点击:0

  第一回、镜中自己
  
  这是六月重庆最酷热的时候,颜君欣买了一件冰棍,匆匆的赶回家,迅速的将这些冰棍一根根的放进冰箱里,几分钟放好之后,她挽起了头发,便去厕所洗澡。
  
  洗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外面一个闪电,停电了。颜君欣只好裹着浴巾走出厕所,突然又一个闪电,她看到一个人影,心里揪了一下。只以为是自己最近恐怖片看多了,多虑了而已。但此刻的她明明就感觉好像有人拉着自己,突然“咚”的一声,摔倒在地。她害怕极了,这样的打雷、闪电的下雨天就她一个人在家。
  
  这闪电闪得屋子里一会亮,一会暗的。就在颜君欣扶着墙壁站起身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长发飘飘的站在她面前,吓得颜君欣一大声尖叫。她连滚带爬的走出厕所,吓得六神无主,她颤抖着身子,站在大厅的中央。窗外的风也呼呼的吹着,伴随着雨声和打雷声,这种感觉吓人极了。
  
  颜君欣心里不停的呐喊着:“快来电,快来电,好不好。”就在她心里这么默默呐喊着的时候,突然电又来了。颜君心松了一口气,迅速的跑去卧室,她本以为电来了,自己就可以放心了,但没有想到的是在衣柜面前的那面镜子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刚才那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长发飘飘的样子,她虽然低着头,但颜君欣很清楚的知道镜子里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因为在她的左手背上很明显的有一个被烧伤的疤痕。
  
  颜君欣不停的往后退,一颗心又变得七上八下起来,一屁股就坐在了后面的床上。镜子中的那个女人缓缓的抬起了头,浓浓的眉在碎碎的刘海下若隐若现,那冷漠的单眼皮,一张脸散发出阴沉的味道。没错,这个女人就是颜君欣你自己。她吞吞吐吐的说:“你·····你·是谁?”
  
  镜子中的颜君欣呵呵的笑道:“我就是你啊!颜君欣。”
  
  颜君欣虽然害怕镜子中和那个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但总比看到一张满脸鲜血的脸好多了。她稍稍的调节好了情绪,说:“你骗谁啊!你是我,那我是谁?”
  
  没有想到镜子中的颜君欣居然从镜子中迈了出去,将脖颈扭得“嘎吱、嘎吱”作响,就像贞子似的。然后很严肃的说:“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将过去的你杀死了,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是未来的自己。”
  
  颜君欣大声道:“你胡说什么?我明明就活得好好的。”
  
  镜子中的颜君欣哈哈大学起来,说:“你自己去大厅看看,看大厅里是不是挂着有你的遗像。”
  
  颜君欣不相信她说的话,很愤怒的一句:“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为何要冒充我?”
  
  镜子中的颜君欣一边走出卧室一边说:“你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颜君欣加快脚步走出卧室,眼前她看到的一切完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遗像果然是挂在大厅的墙壁上,屋子里一瞬间变得死气沉沉的。
  
  颜君欣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端起一根凳子,用力的摘下了自己的遗像,此刻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她是在做梦,她又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感觉很疼,她的表情变得如此的异常,若她真的死了,那为何捏自己会感觉到疼。
  
  颜君欣嘴里小声的嘀咕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那个说是颜君欣的女人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她的身子抖了一下,又扭动了一下脖颈,看样子是复活了。
  
  颜君欣走去厕所,照了照镜子,她能看到镜子反射出的那个影子,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闻到屋子里一股腐朽味。她离开了自己面前,心里的她说话了:“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第二回、是谁杀死了自己的父母
  
  颜君欣摇摇头:“不知道。”然后眼前的一切吓得她一大声尖叫,因为大厅的一角摆放着两具尸体,而这两具尸体正是颜君欣的父母,她颤抖着嘴唇,说:“怎么回事?”
  
  心里的她突然呵呵的笑了笑:“你难道忘记了,你很讨厌你的父母?”
  
  颜君欣大声道:“你胡说。”心中的她只是淡淡的说:“你也很讨厌过去的自己,所以你在梦中先杀死了你父母,然后在选择了自杀。”
  
  对于这一说法,吓得颜君欣的表情一阵阵的狰狞。她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正想仔细的问问心里的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突然不说话了,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颜君欣害怕极了,因为她不敢相信自己死了,而且是在梦里杀死了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就在她慌张的时候,门打开了,进屋的是她姐姐颜君兰,一进屋当然能闻到一股尸体的腐烂味,在往前走一步,颜君兰看到了大厅里他父母的尸体,唯一没有看到的就是她妹妹的尸体。她顿时哭了起来,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随后,警察也陆续的走了进来。
  
  颜君欣走去她姐姐跟前,喊着她的名字,但她根本就听不到颜君欣的声音,就更别说是人了。她只是失控的哭了起来,嘴里还小声道:“君欣,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此刻的颜君欣很是慌张,她很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便匆匆的下了楼。这会,现实生活中明明就没有人出去,颜君兰却听到“咚”的一声,门被摔上的声音,她朝着门口望了一眼。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颜君欣的影子,她吓得放大了瞳孔,追出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颜君欣首先来到了她经常一个人去的地方,小区后的花园,希望在那里能找到一些答案。一走去花园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正是她的同学石娜,石娜蹲在地上,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突然又站起了身,心里说着:“这件事情我要不要告诉警察?”
  
  此刻的颜君欣好像能听到石娜心里说的话,便喊着她的名字:“石娜,你能感觉到我吗?”
  
  当石娜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皱了一下眉头,脸稍稍的出了一些汗,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颜君欣,但能感觉到她就在自己身边。好一会,她才喊道:“君欣,是你吗?”
  
  颜君欣高兴极了,迅速的跑去石娜跟前,想要抱住她,才发现自己却穿越过了她的身体,她很失落,但也相信了,她是死了。
  
  颜君欣低声道:“是我,我就在你背后。”
  
  石娜是看不见颜君欣的,但也条件性的身子转了一下,说:“你在我身边的吗?”
  
  颜君欣回答道:“是,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石娜叹息了一声,又变得很失望;“看来,你真的是死了。”
  
  颜君欣追问道:“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石娜一边走一边说:“你以前不是那个样子的,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颜君欣着急道:“求你告诉我好吗?”
  
  石娜说:“你跟我来。”
  
  第三回、阴森的坟地
  
  不一会,石娜带着颜君欣来到了一座坟地,这里的杂草很多,也很茂密,风呼呼的吹着,看上去很阴森,而且还烟雾缭绕的。石娜指着一座上面写有“颜君欣”的墓碑说:“这座是你的坟墓。”
  
  颜君欣走去了坟墓跟前,突然一道白光闪过,石娜能清楚的看见颜君欣了,她并不感到害怕,而是很平静的表情:“君欣,我能看见你了。”
  
  颜君欣突然觉得这个时候的石娜变得很诡异,因为平时的她都是很胆小的,不知道今天为何胆子变得那么大。
  
  石娜看着颜君欣说:“你还记得这座坟墓吗?”
  
  颜君欣摇摇头,石娜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难道忘记了,不久以前我们在这座坟墓许下了愿望,说我们要同生共死的,你难道真的把我们的誓言忘记了?”
  
  颜君欣呆呆的站在石娜面前,突然感觉到她一身的冷气,不敢确定的问:“石娜,你难道也死了吗?”
  
  石娜只是呵呵的笑着,然后迅速的冲去颜君欣面前,瞪着她狠狠的说:“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彭洁。”
  
  当颜君欣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彭洁的样子突然浮现出她的脑海,她看见彭洁被一个男人用水果刀刺死了。彭洁是颜君欣和石娜的高中同学,三人的关系一直很好,三人一直形影不离的,直到有一天,颜君欣突然远离了她二人。
  
  石娜突然又死死的掐住了颜君欣的脖颈,大骂道:“你就是一个变态,变态。”
  
  颜君欣感觉呼吸难受,用力的挣扎出石娜的手心,咳嗽了几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麻烦你告诉我好吗?”
  
  石娜只是很失落的往后退了几步,悲伤道:“都是一个男人,都是为了一个男人,我们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一个月以前,石娜喜欢上隔壁班上的一个男生,他叫做陈朗,阳光帅气,是学校里的大帅哥,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女生。
  
  陈朗知道石娜喜欢自己,便开始主动接近她,但让石娜不知道的是,颜君欣和彭洁也都喜欢陈朗,只是两人隐藏得很深。
  
  但陈朗则是一个心机很重的男人,她在和石娜交往的同时,也不忘记勾搭颜君欣和彭洁。
  
  这是一个下雨的晚上,陈朗告诉石娜说,开好房间在宾馆等她。但没有想到的事,彭洁却先来了。当陈朗看到彭洁的时候,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笑笑说:“我在学校打电话的时候,你也听见了?”
  
  彭洁直接紧紧的抱住了陈朗说:“人家就是想你了嘛!”
  
  陈朗笑笑说:“是吗?”然后一个热吻落在了彭洁的唇上,但有谁知道柔情的背后却藏着一把尖锐的刀呢?这会,彭洁正在享受着陈朗带来的热情,开始一边吻一边脱着他的衣服。就在彭洁以为两人快进入主题的时候,她瞪大了眼,连叫都没有叫出来,就倒在了陈朗的怀中。
  
  这一幕,刚好被后面来的颜君欣看到,颜君欣吓得说不出话来,陈朗赶紧的将颜君欣拉进屋中,然后锁上了门。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过来帮忙。”
  
  这会的颜君欣已经被吓得目瞪口呆了,站在陈朗面前,看着满背鲜血的彭洁,她正想大叫。陈朗捂住了她的嘴,凶狠道:“你要是敢尖叫,我就杀了你。”
  
  颜君欣忍住惊恐的泪水,不知道陈朗接下来要干什么?等颜君欣平静下来之后,陈朗才慢慢的松开了颜君欣。颜君欣往后退了几步,颤抖着声音问:“你·····你为什么要杀彭洁?”
  
  陈朗从彭洁身后拔出了那把水果刀,一脸阴险:“我为什么要杀她?你猜?”
  
  这是颜君欣第一次看见陈朗这么恐怖的表情,吓得不敢在往下问。陈朗突然很变态的添了一下水果刀上的鲜血,朝着颜君欣大声道:“我让你过来帮忙。”
  
  第四回、陈朗这个男人只是颜君欣梦里幻想出来的
  
  颜君欣点点头,走过去,说:“要怎么帮?”
  
  陈朗坐去了一边,说:“把她的衣服给我脱掉,然后分尸。”说着丢了一把砍刀在颜君欣身边。吓得颜君欣很是恐慌,不解的看着陈朗道:“什么?”
  
  陈朗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走进颜君欣,挑起她的下巴说:“你别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明明就是你自个从梦里幻想出来的一个男人,现在我想要拥有真正的生命,必须得杀死你们三个。”
  
  颜君欣这才回想起来,有一段时间确实是每晚做梦都梦到一个男人,但有很几次都看不清楚他的脸,直到有一天晚上,颜君欣终于看到了他的模样,那个人就是陈朗。
  
  陈朗见颜君欣的样子,应该是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又一把推开了她,狠狠的说:“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还在梦里杀死了你父母和过去的自己。”
  
  颜君欣一时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她大声道:“你是我做梦梦到过的,我承认,但是我为何会杀死我父母,还要把过去的自己杀死。”
  
  陈朗一步步的靠近颜君欣,用指尖戳着她的胸口说:“你难道不知道你有一种超乎常人的能力吗?就是你在梦里想什么?你就会梦到什么?然后你所想的或梦到的,第二天就会变成现实。”
  
  颜君欣瞪大了眼,和张大了嘴,感觉这一切完全是荒谬。陈朗接着说:“而且你很自私,自私得就连自己的好朋友都想杀死,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颜君欣狰狞着一张脸,一时半会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她失落的笑了起来,突然,门被推开了。这次进来的人是石娜,陈朗和颜君欣所说的一切,她都听见了,她忍不住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朝着颜君欣大声道:“颜君欣,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还没有等颜君欣说一句话,陈朗又举起刚才那把杀死彭洁的水果刀,朝着石娜的胸口刺去,石娜“啊····啊···啊···”了几声,倒在了地上。
  
  此刻的,颜君欣一声大叫。陈朗果然是一个很狠毒的男人,她立马的又从石娜的胸口拔出这把水果刀,一瞬间,石娜的胸口不断流出鲜血,染红了地板。陈朗举起这把沾满鲜血的水果刀,一步步的逼近颜君欣。颜君欣感到很害怕,但突然她又变得开怀起来,哈哈的笑道:“你不是说我已经杀死了过去的自己吗?那你还能怎么杀死我?”一说完这话,颜君欣便跳窗而出,从此消失不见。
  
  第五回、我的心去哪里了?
  
  等石娜说出这些的时候,颜君欣彻底的想了起来,一只手不挺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说:“我不是这样子的啊!我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石娜怒道:“因为的心被狗吃了。”这话音一落,陈朗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他冷冷的说:“颜君欣根本就没有心。”
  
  石娜一看见陈朗就感到无比的畏惧,不断的往后退了几步,陈朗看着石娜很凶狠的说:“你难道想和彭洁一样,想我把你的灵魂一起杀死吗?”
  
  石娜肯定是不想的,她摇摇头,随着一股风便消失在颜君欣和陈朗的面前。
  
  颜君欣朝着陈朗大声道:“你混蛋。”
  
  陈朗只是得意的笑道:“我混蛋,还是你混蛋啊!你这个没有心的家伙。”
  
  听陈朗这么一说,颜君欣好像感觉自己是没有心跳,一只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胸口,慌张道:“我的心,我的心呢?”
  
  陈朗皱了一下眉,说;“你估计把你的心给出卖在梦里了吧!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一说完这话,陈朗又拿着那杀死石娜、彭洁的那把水果刀朝着颜君欣飞去,刚好,这一刀刺在颜君欣的胸口上。而之前穿越去颜君欣身体里的是她未来的自己,她一下子闪出颜君欣的身体里,哈哈大笑道:“想杀死我没有那么容易。”
  
  陈朗四处看了看,没有看见未来的颜君欣,怒道:“可恶的女人,是你把我给幻想出来,而且还给我灌输一些狠毒的思想,我一定要找出你,然后杀了你。”
  
  只是那个倒在地上的颜君欣,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小声道:“我的心·····我的心到底去哪里了?我虽然讨厌我父母,但是我可不想杀死她们,也更不想杀死自己啊!”
  
  陈朗走去颜君欣跟前,一刀刀的刺去她身体上,但她已经死了,不管怎么刺,都不会流血,最多是身子抖一下。陈朗只是一边狠狠的刺一边狠狠的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不一会,颜君欣突然消失不见了,阴森的坟墓里只剩下陈朗一个人。但陈朗隐隐的感觉身后站着一个人,他回过头一看,这个人正是颜君兰,他只是冷漠道:“颜君欣的姐姐。”
  
  颜君兰看着他说:“我要杀了你。”但这个时候未来的颜君欣已经拿着一把刀站着了颜君兰的身后,然后一大声:“去死吧。”一刀便刺在了她后背的脊椎上,顿时鲜血就像是泉水般涌出。
  
  颜君兰听出了这个声音是谁?只是不解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容不得她在多说一个字,便断了气。
  
  陈朗见未来的颜君欣出来了,立马的冲过去,想抓住她,但她就像是闪电般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只是在颜君欣的坟墓里发出一个凄凉的声音:“我的心·····我的心去哪里了?”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Applebeibei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Applebeibei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用户积分:3049 投稿总数:11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5 他的生日:12-16 注册时间: 2012-03-24 19:39:43 最后登录: 2018-02-26 22:50:01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