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灵异小说《梦的回音之消失的人》

散文
时间:2013-04-04 21:52:22字数:27837【  】来源:原创 作者:龙炫冰 点击:0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谁,是谁?是你吗,秋海,是你吗,秋海……”长廊里孟雪语迷茫而彷徨的问着,却没有人回应。
  
  长廊两边都是陈旧斑驳的房屋,光线折射不到,显得十分的阴暗。长廊上,许多的废旧桌椅,电器,垃圾,使得本就不宽敞的长廊显得更加的狭窄。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长廊上,不时的传来这冰冷而缓慢的声音,孟雪语不时的张望,慌乱的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谁,是不是你,秋海。”孟雪语颤抖的声音和那冰冷的声音不断的在长廊中回绕,却是除了孟雪语那慌张的身影外,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影。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那声音又响起,从四面八方传到孟雪语的耳中,如幽灵般,缠着她,一点一点的吞食她。孟雪语慌张的跑着。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啊,不要再叫了……”孟雪语抱着头,捂住耳朵,在长廊中继续奔跑着,只是这个长廊仿佛没有尽头般,无论孟雪语怎样努力奔跑,那声音也总是如影随形,如何也挣脱不得。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啊!”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暖暖的,孟雪语猛的惊喜,满头大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呼……原来是个梦,秋海,是不是你想我了,怪我找不到你,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孟雪语抹了一把汗,看了看寝室中的其他床铺,“奇怪,心梦洁媛她们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
  
  孟雪语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半,“奇怪了,这两个懒虫今天居然能起得这么早,今天好像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
  
  疑惑的孟雪语下床,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好一个明媚的早晨。看到窗外那美丽的风景,孟雪语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拿起身边桌子上的一张相片,温柔的轻拭了一下。
  
  “秋海。”照片中,孟雪语站在中间,王秋海在她的身后搂着她,显得十分的甜蜜和幸福。
  
  孟雪语她们是一所艺校的学生,这张照片还是去年她们去郊外一个农庄里游玩的时候留下的。
  
  照片中,一共有七个人,孟雪语左边依次是卢恒,周军,张开涛,而右手边的则是她的室友,凌心梦,苏洁媛,身后就是她的男友,王秋海。
  
  照片中的他们,笑得是那么的灿烂,一切是那么的美好。然而就在半年前,王秋海却突然消失了,就仿似从来都没有个这个人一样,使得这一切都变了味,孟雪语更是感觉到大家似乎都变得奇怪起来,自己也时常莫名的感到心慌。
  
  “呼,”孟雪语吐了口气,摇了摇头,甩开这些奇怪的思绪,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便走到浴室准备洗漱。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在孟雪语嘴中拉得长长的,只见她的舍友苏洁媛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冷的浴室里,脸色青白,皮肤已经变成紫黑色,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浴室门口,口吐白沫,面容狰狞,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仿似是看见孟雪语了般,苏洁媛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竟慢慢的向孟雪语。
  
  “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孟雪语只觉此刻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一般,双腿一软竟瘫坐在浴室门口。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却是苏洁媛此刻已经爬到孟雪语的跟前,伸出她那苍白的双手抓向孟雪语。
  
  “不要,不要。”孟雪语疯狂的叫喊着,双手不断挣扎起来,想要把苏洁媛的双手给推开,却如何都推不开苏洁媛那僵硬无比的手。
  
  “砰”,粗鲁的开门声传了进来,只见一个俏影急忙的走了进来,在寝室中看了两眼后,又走到了浴室中。
  
  “啊!”却又是一声惊呼,那人也瘫坐在孟雪语身旁,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来者正是孟雪语的另一个室友——凌心梦。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才出去那么一会,洁媛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凌心梦惊恐的看着躺在浴室中央的苏洁媛,嘴中呢喃道,由于太过惊恐声音颤抖而模糊不清。
  
  “啊,快,我们快出去报警!”却是凌心梦从惊慌中回过神,艰难的爬了起来,扶着孟雪语走出寝室外。如今孟雪语身上只穿着睡衣,但却也顾不上许多了。
  
  走到走廊上,凌心梦慌张的报了警。
  
  挂断电话,凌心梦将孟雪语拉到走廊的尽头,靠着窗台,惊魂未定,实在是想不到刚才她出去之前,苏洁媛还好好的,可,回来却……
  
  “嗯,心梦,你怎么起床这么早啊!”苏洁媛睡在凌心梦的下铺,被凌心梦起床声吵醒,疑惑的问道。
  
  “嘘,雪语还在睡呢,我身子有些不舒服,想去校医院看看。”凌心梦小声的回答道。
  
  “嗯,我去冲个凉。”苏洁媛也跟着起了床,看着凌心梦走出寝室后,她便走向浴室。
  
  凌心梦回忆起今早的一幕,却如何也想不通自己才出去一会,还没超过半个小时,苏洁媛就这么的走了?疑惑的凌心梦将目光投向孟雪语,只见此刻她颤抖着身躯,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惊吓过度而失神。
  
  雪语又看到了什么?怎么这般的惊慌?凌心梦心中愈发迷惑起来,当然,她是绝对不会怀疑是雪语的,只是雪语这一段时间来确是十分的反常!
  
  “呜……”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传来,只见两辆警车停在了女生宿舍门前,身着警服的警察从两辆车中走了下来,急匆匆的走上女生宿舍。
  
  “你们就是报案的人?”在凌心梦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位年轻的警员来到凌心梦身旁,用他那严肃而生硬的声音问道。
  
  “嗯,”凌心梦回过神,点了点头。
  
  “带我们过去!”那位警官说道。
  
  凌心梦点了点头,便带着这些警员去她们的宿舍。
  
  那位年轻的警员刚想跟上凌心梦,却看了一眼孟雪语,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却也没多说什么,便与其他人跟着凌心梦来到案发地点。
  
  “你先出去等着吧,待会我再找你们。你们拉起警戒线,你们几个和我进去。”那位年轻的警察看来却是他们的头,年纪轻轻的,却有这般的能耐。
  
  这位年轻的警官名为刘风,国家重点级警校毕业的高材生,自加入警队后,先后侦破几起疑难案件,被破格升为侦查队队长。
  
  “刘队”,一个警员指了指寝室里的那间浴室对刘风说道。
  
  刘风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却是眉头一皱,低声说道,“看模样受害者是被活活吓死的。”说罢,回头对身边的警员耳语了几句,便戴上手套,细细查看起案发现场。
  
  而在走廊里等候的凌心梦俩人,却各有心事般看着窗外不语。
  
  “雪语,心梦,怎么回事,你们还好么,洁媛她怎么就突然……”却是平日里和孟雪语她们比较要好的,也是照片其中的俩人闻讯赶来,急忙的问道。
  
  凌心梦闻声转过头,却看见了卢恒,周军俩人,“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一回来就看见雪语瘫坐在浴室门口,我好奇过去一看,却见洁媛她,洁媛她就那么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现在警察正在办案呢。”
  
  这俩人闻言,沉默了起来,卢恒看了看孟雪语,说道,“雪语,你还好吧。”
  
  孟雪语却好像没有听到卢恒的话一般,依然怔怔的看着窗外。卢恒看到孟雪语这番模样却是心有不忍,想靠过去安慰一下,却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走廊上的四人一时间沉默起来。
  
  “开涛呢,怎么没来。”好一会之后,凌心梦才开口问道。
  
  “开涛昨晚就回家了,还没有回学校呢。”周军回答道。
  
  走廊上,除了孟雪语外,其余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气氛凝重。
  
  “你们过来一下”却是刘风走了过来,向她们询问早上的事和发现苏洁媛的情形。
  
  凌心梦仔细的说了今天早上的一幕和发现苏洁媛死在浴室的情景。
  
  刘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眼光瞟向孟雪语,“你那位朋友怎么样了,还好吧?”
  
  “不知道,想来是惊吓过度了。”凌心梦小心的回答。
  
  刘风没有回应凌心梦的话而是走向孟雪语,见状,卢恒却靠向了孟雪语的身边。
  
  “你是她男朋友?”看到卢恒的动作,刘风好像来了兴趣。
  
  卢恒先是一怔,却是有些苦笑的摇摇头。
  
  “哦,”刘风却是不再理会,“这位小姐,你好,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刘风尝试的问道,却不见孟雪语有任何反应,脸上疑惑之色更浓,却是离开了。
  
  没多久,在确定找不到什么线索之后,刘风叫人把苏洁媛抬了出来。
  
  “有什么情况就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哦,还有这些天你们最好不要到处走动,调查当中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会时不时的找你们询问一些事情,知道吗?”刘风还是那副漠无表情的模样。
  
  “嗯,”凌心梦点了点头,接过名片。
  
  在凌心梦接过名片之后,刘风又疑惑的看了眼孟雪语,转身离去。
  
  “啊!”却是孟雪语惊叫了一声,凌心梦顺着孟雪语的目光看去,却见盖在苏洁媛身上的白布由于风吹的缘故,露出了苏洁媛的头。一双挣得大大的双眼盯着他们,嘴上挂着诡异的笑容,看得凌心梦他们心里发毛,不敢再看去。
  
  而孟雪语却似乎是忘记了害怕,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苏洁媛,耳边却分明听到她的声音“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
  
  “下一个就是谁?”孟雪语嘴中大声叫喊道,只见孟雪语打了个冷颤,然后似是受到什么惊吓般惊恐万分地向苏洁媛的尸体扑去,事出突然,凌心梦她们来不及拉住她,守在苏洁媛旁的警察也没有反应过来,竟让孟雪语扑到苏洁媛身上。
  
  “什么下个就是你,下个是谁?你说清楚,说清楚。”见孟雪语像是发了疯一般摇着苏洁媛的尸体,两边的警察迅速的拉住她,将她控制住。
  
  刘风快步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回刘队,刚才不知怎么回事,这位小姐好像是受到什么惊吓,发了狂的扑了过来。”
  
  刘风细细打量了一番孟雪语,看样子,孟雪语是惊吓过度完全失控了,便绕到她身后,朝着孟雪语的后脑勺敲了一下,孟雪语便昏了过去。
  
  卢恒见状连忙扶住她,怒视着刘风,“你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这位小姐已然是惊吓过度而失控,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得失心疯,没办法只好这样了。你们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吧,短时间尽量不要再给她什么刺激。”刘风没有理会卢恒的怒火,便带人离开了。
  
  随着警察们的离开,校园里重归于宁静,只是,苏洁媛离奇身亡之事却是传开了。
  
  下午,卢恒他们的宿舍里,凌心梦守在孟雪语身旁,卢恒与周军俩人坐在一起,却没有言语,气氛显得十分的凝重。
  
  苏洁媛的离奇身亡,雪语看到了什么?为何会如此的失魂落魄,她所说的“下一个就是你”又是什么意思?一连串的疑问困扰在他们。
  
  “铃……”却是卢恒身边的电话响了,吓了大家一跳,卢恒惊吓中连忙抓起听筒,慌张的说道,“谁?”
  
  “恒,是我,开涛,听说洁媛她,这是怎么一回事?收到消息我吓了一大跳,正往学校赶呢!”
  
  电话那头却是张开涛的声音,卢恒松了口气,“这件事一时也说不清楚,等你回来再说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看到凌心梦看向自己,卢恒看口说道,“开涛知道这件事了,正往学校赶呢!”
  
  “哦”房中又重新陷入沉默中。
  
  等待中,黄昏渐渐到来,这时凌心梦的手机响了,却是刘风打来的。
  
  凌心梦拿起手机接听,“凌小姐你好,对于苏洁媛的尸检结果已经初步出来了,苏洁媛的死因很是怪异,我们需要向你们再了解多一点关于她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在你们学校,你们在哪?”
  
  “哦,我们现在在男生宿舍里,我们现在就去找你,只是,雪语还没醒来。”凌心梦看了一眼孟雪语叹了口气回道。
  
  凌心梦叫了一声卢恒他们,便和他们一起走出宿舍。走出宿舍一看,却见刘风开着警车来到男生宿舍楼门口,见他们走出来,便也下车走了过来。
  
  这次来的只有两个人。刘风看见凌心梦便快步走了过去,凌心梦他们也走了上去,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却似有什么重物从高处砸落到警车上。
  
  “啊!”看到警车上的情景,凌心梦却是一惊,晕了过去。周军连忙将她接住,而卢恒却难以置信的一步一步向警车走去。“开涛?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刘风也看见了,连忙走了过去查看,却见张开涛已经没气了,双眼睁得大大的,同样像是死前受到什么惊吓般,脸色狰狞!血不断往下流,不一会便染红了一片。
  
  “你认识?”刘风问道。
  
  “他,他是我们的舍友,张开涛,听到洁媛的事才了赶回来,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卢恒呆呆的说着。
  
  刘风皱了皱眉头,多年办案的经验第一时间让他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就在这时,走近张开涛的卢恒突然看到张开涛诡异的笑了起来来,嘴巴不断的蠕动,却分明是“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
  
  “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不正是今天早上雪语不断重复的话?此刻这句话就像有魔力般,侵蚀着卢恒的心。卢恒心中一下子慌了,心中被一种莫名的惊恐所笼罩,只觉双腿发虚,不断回退。
  
  “怎么了?”却是刘风看见卢恒的异样,连忙走了过去,扶着他询问道。
  
  “有没有听到,他在笑,他在说话,啊!”卢恒惊恐不安,便要挣开刘风。
  
  刘风紧紧抓住卢恒,却见卢恒突然不挣扎了,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张开涛,嘴上同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看到卢恒这个样子,刘风知道是问不出什么了的,便叫同伴将他扶回宿舍,自己则打电话回队里,叫人增援。
  
  不一会,又有几辆警车来了,疏散了围观的人群和处理好现场之后,刘风自己则和几个同伴留了下来,对卢恒他们进行监控和保护。
  
  刘风有种预感,这起案件都是围绕着他们几个人发生的,还有卢恒和孟雪语看见死者都会突然惊恐不安的说出那句“下一个就是你”,这又是何意,这些谜团困扰着他,所以他必须采取这样的措施!
  
  刘风,自是不会相信什么灵异鬼怪之谈,而今天所发生的事虽然怪异,但定然是人为,他感觉,凶手一定会再出现,到时一切疑惑都会迎刃而解!
  
  而孟雪语她们所处的这所院校一天之内便离奇的发生了两起命案,一时间谣言四起,更有传言有冤魂索命之谈,使得这所学校顿时笼罩在恐慌之中。
  
  这也使得刘风等人压力渐大,一连在学校守候几天毫无收获之后便决定暂时将孟雪语等人带回队里,以防再出现什么意外。
  
  刘风他们所处的警局位于镇子较为偏僻处,警局后面便是老住宅区。
  
  将孟雪语她们带回警局后,刘风便将他们安置在离警局不远的一个较为破旧却设施齐全的楼房里。这座只有两层的楼房原先是警局的招待所,年代也比较久远了,现在是他们队里的一个退休了的老警员住在里面,由于这个老警员一生未娶,局里便让他一直住在里面。
  
  “小刘,来了。”却是那个老警员看见刘风等人热情的打招呼说道。
  
  “邓老,他们就麻烦您照料了,队里每天也会轮流派人来照顾他们的。”刘风对这位老警员十分敬重,对他也十分的熟络。
  
  “放心吧小刘,有我这把老骨头在,你就好好的办案去吧!”邓老自信满满的说道。
  
  “那是,邓老做事谁能不放心。”刘风笑道,对邓老办事倒是十分的放心。邓老在警队中待了三四十年,虽然未曾立过什么大功,办事却一直是兢兢业业,却未出现过任何错误!
  
  将孟雪语她们安排好之后,刘风便匆匆的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警员陪伴孟雪语他们。
  
  为了能更好的兼顾到孟雪语他们四个,邓老将他们安排到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将旁边的警员安排到相邻的一个小房子内。
  
  推开门,一个霉气迎面而来,想必是很久没人住过了,但孟雪语他们四人却已是无心关心这些。
  
  邓老仔细清扫了一遍房间,又叫警员出去买了些生活用品,就将孟雪语他们安排了下来。
  
  夜幕降临,孟雪语他们草草吃过晚饭之后便早早的回到了房间,围着一张桌子坐着,却是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苏洁媛和张开涛的事这几天不断缠绕在他们的心中,让他们憋得慌,既难受又害怕,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害怕不知什么时候就像苏洁媛和张开涛所说那样,下一个就是自己了。
  
  夜色越来越深,沉闷中,已经来到了午夜,陪在他们身边的警员也回到了自己的房中。剩下的四人,如同木偶般呆坐着,不时发出一声叹息。
  
  经过这几天,孟雪语和卢恒的情况有所好转,清醒了许多,但神经却是更加的敏感了,极容易受到惊吓,特别是孟雪语。
  
  夜,真的很深很深了,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的四人,渐渐的趴在桌子上进入梦乡。
  
  “呜……”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过,孟雪语被惊喜,叫了一声,也把其他的人从梦中惊喜。
  
  “雪语,没事吧。”卢恒关怀的问道。孟雪语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周军抬起头,模糊的看了他俩一眼,便又要倒头睡下,看向凌心梦的位置却惊了一下,“心梦呢!”
  
  闻声,孟雪语和卢恒也发现凌心梦不见了,也吓了一大跳,连忙站起身来。
  
  “心梦,心梦。”周军叫了几声,却没有人回应,房里死一般的安静。
  
  “啊。”孟雪语惊呼一声,倒在卢恒的怀中,手指了指床上,卢恒与周军顺着看了过去。
  
  只见凌心梦双手捂着喉咙,睁着双眼看着他们,嘴里好像被什么卡住,又似有什么话要说般,十分的痛苦。
  
  看到凌心梦,卢恒与周军像是窒息了般,愣在那里,想说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却见凌心梦将手放了下来,她自己则下了床,四肢僵硬的向卢恒他们走来。
  
  “啊!”卢恒他们惊恐万分的叫出声来,身体不停使唤的剧烈颤抖起来。
  
  “快走!”周军大吼了一声,自己则率先往门的方向走去,卢恒艰难的扶着孟雪语也跑了出去!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凌心梦的声音又从身后传来,卢恒他们更加的惊恐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去房间,用力的关上门。
  
  “警官,警官,醒醒,快醒醒啊。”周军疯狂的敲打那警员的房门,那警员却像是陷入沉睡了一般,如何也叫不醒。
  
  惊慌的周军见警员没有反应,便一脚踹开房门。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房门一看,却是看见凌心梦不断挥舞着双手,一步一步的朝着他们走来。
  
  “啊!”卢恒他们又惊叫了一声,便朝着楼梯跑去,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刚跑到楼梯口,却见凌心梦挥舞着双手,在楼梯中朝着他们走来。
  
  卢恒他们再也叫不出声响来,急忙转头,忙命的奔跑起来。
  
  “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凌心梦的声音如影随形,卢恒他们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回头,他们知道,凌心梦就在自己身后不远。
  
  卢恒他们拼尽全力奔跑,却似乎总是跑不快,而凌心梦却是离他们越来越近,不知跑了多久,卢恒他们终于跑到走廊的尽头,慌忙的打开一个房间,走了进去,将门死死的关牢。
  
  “砰,砰,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门外凌心梦不断的敲打着门,嘴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房间里的三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极力的按捺住自己那狂颤不已的心,扫了一眼房间。
  
  这时,他们才发现,他们走进的是个厨房,老式厨房,旁边连着一个厕所。
  
  “呼……”卢恒他们那脆弱的心弦又一次提了起来,看向窗外,却见窗外风正不断的狂呼着。
  
  “轰!”电闪雷鸣,照亮了他们那早已被吓到惨白的脸。
  
  “啪啪”窗外雨疯狂的下了起来,敲打着窗户,平添几分恐怖的气息。
  
  卢恒他们不安的看着窗外,“轰!”又是一阵电闪雷鸣。
  
  “啊!”却是他们借着闪电的光亮看见张开涛正趴在窗上,诡异的笑着,睁大双眼看着他们,不断的敲打着窗台,想要进来。
  
  卢恒他们连忙转过身,向门跑去,却又听见凌心梦不断的敲打着门,嘴中不断的重复着那句话。
  
  他们已是无路可逃!便只有向厕所跑去!
  
  “啊!”这一声惊叫已经显得十分的无力,卢恒他们刚跑到厕所门口,却看见苏洁媛正从里面慢慢的爬了出来,嘴中同样不断的重复着那句话,“嘿嘿,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
  
  卢恒他们连忙跑回厨房,却看见凌心梦已经破开门走了进来,窗外的张开涛也不知何时从窗台上走下来。
  
  卢恒他们蜷缩在一角,却是完全被苏洁媛,凌心梦,张开涛完全包围,他们嘴中不断的重复着那句话,慢慢地向他们靠近。
  
  孟雪语捂住耳朵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我跟你们拼了!”卢恒和周军此刻却疯狂的在厨具上拿起刀,向苏洁媛,凌心梦,张开涛疯狂的砍去。
  
  “去死吧,去死吧!”疯狂的两人着了魔般闭上眼疯狂的挥砍着手中的刀。
  
  “呜……”窗外的风疯狂的吹着,将雨刮了进来,已不知挥砍多久了的俩人已是筋疲力尽,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睁开双眼,房里却哪里还有苏洁媛和张开涛与凌心梦的
  
  身影?
  
  卢恒和周军迷茫的对视了一眼,同时看向孟雪语,只见孟雪语仍颤抖的蜷缩在地上。
  
  “嘿嘿,你们只能活一个,活一个!”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门外,从窗外,从四面八方传来,孟雪语身子蜷缩得更紧了。
  
  “谁,是谁,出来,给我出来!”听到这声音,卢恒与周军提起手中的刀竭斯底里的叫喊着。
  
  “秋海,你是秋海!”却是孟雪语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张照片,轻声的说着。
  
  “秋海,是你么,你是来带我离开的么?”孟雪语身子轻飘飘的向门外走了出去。
  
  “雪语,不要!”卢恒大吼了一声!
  
  “嘿嘿,你们只能活一个,活一个!”那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卢恒疯了般一手拉住孟雪语,另一只手却将刀砍向周军!
  
  周军难以置信的看向卢恒,艰难的吐出“为什么?”
  
  “对不起,我爱雪语,既然我们之中只能活一个,那我们就一起去死吧!”卢恒癫狂的说道。
  
  “呵呵。”周军笑了一声,无力的倒在血泊中。
  
  “雪语,醒醒,求你醒醒,我才是你男朋友,我才是!秋海根本就不存在,他只是你虚幻出来的,他是不存在的!”卢恒大声的喊道。
  
  “秋海是不存在的,秋海是不存在的?啊!”孟雪语看向手中的照片,哪里还有秋海的影子!孟雪语心头一颤,连忙将手中的照片扔掉,看向卢恒。
  
  却见卢恒的肚子上被周军砍了一刀,倒在了血泊中,正痛苦而焦急的看着她。见孟雪语已经清醒了,卢恒欣慰的笑了下,便合上了双眼。
  
  “不,恒,不要丢下我!”孟雪语扑了过去,眼泪如水般流出。
  
  “雪语,只剩我们俩了,我想你,我好想你!”空中又传来了这阴冷的声音。
  
  “不,秋海是不存在的,秋海是不存在的!”孟雪语捂住双耳跑了出去。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孟雪语竭力的奔跑着,那声音却如幽灵般紧随身后。孟雪语漫无目的的奔跑着,跑下了楼梯,跑出了招待所,跑进了一个老房子中。
  
  “有没有人,救命啊,有没有人!”孟雪语在老宅的长廊里疯狂的跑着,叫喊着,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雪语,我想你……雪语,我想你……”
  
  “啊!”孟雪语继续捂住双耳奔跑着,却发现这条长廊和自己在梦中所见的长廊一模一样,那声音也一模一样,彻底的崩溃了。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刘风的身上,忙于案情而在警局里的睡着了的刘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额头,便向老招待所走去。
  
  “邓老,邓老,我来了。”刘风见老招待所看着门,以为老邓他们起床了,便走了进去。
  
  刚走进招待所,刘风却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刘风连忙跑到二楼,却发现凌心梦躺在床上,已是没了气,寻着气味,刘风走到厨房,却见卢恒和警员躺在血泊中,一张照片也静静的躺在血泊中,刘风顺手拾起后,连忙搜寻招待所的每一个角落,却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孟雪语和周军的身影。孟雪语和周军俩人如同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毫无踪迹可寻!


【责任编辑:听雨】

编后语:小说故事情节悬疑生动,曲折离奇,人物心理刻画到位,铺叙有致。感谢来稿,推荐阅读,愿文丰笔润,遥祝春安!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龙炫冰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龙炫冰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用户积分:2260 投稿总数:5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71 他的生日:0 注册时间: 2012-11-29 11:46:40 最后登录: 2013-08-12 13:16:58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