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一段只谈了十二天的“恋爱”(5)

时间:2022-02-16 21:27:06字数:20674【  】来源:原创 作者:旗亭野老 点击:0

  这样的“恋爱”让我重回到了二十岁。我感觉自己好幸福,我调整着自己的人生观,调整着自己的人生规划,这一切自然都缘于小英的出现和我们之间的交往。第二天早上,我发信息对她说:“把清晨第一缕阳光送给你,愿你永远拥有灿烂的笑脸;把来自雪国的第一声问候送给你,感恩你心中有我。早上好,亲爱的!祝你在贵州顺利完成工作任务,多捞奖金!”能够对她直呼“亲爱的”是我一次大胆的尝试,也是对小英对我感情如何的一次探路和摸底。我想:“小英如果不生气,不翻脸,那大概就表示她接受我的爱意了吧!”

  下午两点多钟,我同小英的关系有了“突破”,小英第一次发自拍视频给我了。小英让我看看赤水河的风景如何。在自拍视频中,小英上身穿着休闲式黑色西装,里面是高领白色棉衬衣,她微微皱了一下眉,似乎河上风比较强,吹得她眼睛不是很舒服。小英一皱眉的时候有些像电影《绝色神偷》中饰演蜘蛛的中法混血阿曼达?斯特朗,那可是我的银幕偶像之一。相比于视频中的美女小英,赤水河的风景倒是没怎么令我心动。我问小英:“这条赤水是毛主席他们曾经‘四渡赤水’的那条赤水吗?”

  小英说:“上午带经销商参观完我们公司的酒厂宣传馆,下午就过来赤水河看附近的存酒环境了。当真是‘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呀!感觉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是很惬意的。”

  我同小英开玩笑说:“我看赤水好像没多宽啊,毛主席他们渡赤水的时候应该不大费劲,我看一跳就能跳过去。”

  小英说:“而且这赤水河还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想当初红军长征四渡赤水就是这里呢。”

  我说:“这还不算原生态呢。你如果喜欢原生态的话,将来我带你去俄罗斯,让你看看没有人烟的地方,就像当年北大荒没有开发的时候,又有兔,又有狼,棒打狍子瓢舀鱼那种生态环境。”

  小英说:“难怪这边的原住民生活节奏都很慢,这样的景色想不静下心来感受生活都难。”

  我问她:“你们是坐飞机到贵阳然后再乘汽车到遵义吗?”

  她说:“感觉这次贵州没来错。这里没有城市里的拥堵,也没有生活中的急躁,有的只是让你慢下来去欣赏的美,真的很好。”接着,她又补充说:“飞机直接到遵义的。”

  听她将遵义说得那么好,我将陶渊明的诗略改一下发给她:“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英何能而?心远地自偏。”接着,我又说:“你们卖什么牌子的酒?看来我后半生不会缺酒喝了。”我在信息后面加了个“呲牙”的表情。

  面对我的挑逗,小英总能想办法绕过去,她说:“哈哈,我们公司自己的酒厂啦。嘻嘻,感觉我有当导游的潜质,一遇到好玩的或者美景就爱来跟你分享介绍。我一说你有没有点想来的冲动?哈哈哈!”

  我说:“我看那边有点荒凉,没有泉州的海景好。我同学给我拍过一段泉州的海景。”

  小英说:“还有,这边的人也都很热情,我们路过的时候都叫我们留下来吃便饭呢。”

  我问小英:“是不是少数民族的特别多?”

  小英说:“是的呀,搞得我们都很不好意思了。哈哈!”

  我说:“少数民族的同胞都能歌善舞,热情好客。他们说话你们能够听得懂吗?”我又接着问她:“你是不是这样向他们介绍:‘我是泉州来的小英啊!’”我用发嗲的闽南娃娃音模仿她,搞得我自己都要笑了。

  小英在那边估计也已被我逗笑了,她说:“哈哈哈,我哪有这样哦?”

  我说:“我现在学得不太像,你等我再努力一段,我就能将你学得很像很像,就是——闽南娃娃音。”“关键你每次发语音时间都太短,你应该发长一些的,让我揣摩揣摩如何模仿。”

  小英说:“好啦!我要再去逛逛啦。客户跟领导都在,不好一直看手机的,等遇到好玩的就跟你分享。”

  我当然很感谢小英的及时分享,也理解她在职场的不便。我给她发了个“谢谢”的表情,结束了这段谈话。

  现在我们算是热恋了吗?我不知道。不过,我心里时常想着小英。看小英总是想着同我分享自己的所见所感,她大概也总是想着我吧?《庄子·齐物论》中长梧子批评瞿鹊子,说他“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炙”,我也爱犯这样的毛病。虽然同小英还未曾谋面,可是,我心中已在想象将来自己带着小英携手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一起饱览名山大川,我看着她笑,她紧跟着我,我们幸福地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从不吵嘴,从无龃龉。还没过两个小时,我又问小英:“你会开车吗?”我问她这话是因为我想将来如果我们一起旅行,总要有个人会开车呀。小英说她会。我又问:“上过高速吗?”小英说上过。我放心了。我对她说:“比我强。我连自行车都不会骑。”我的笨自是将小英逗笑了。

  晚上看《新联联播》时,见小英没有同我分享晚饭,我又想找她聊天了。我问她:“晚饭吃了吗?”小英说吃了。我问她:“还吃火锅?”小英说:“农家乐呀。”我说:“南方农家乐没吃过。东北就是大锅炖。”

  小英说:“就是炒菜呀。”

  我建议小英道:“学着喝点酒。”

  小英从不提喝酒的事,我也不知道她真的不喝酒还是不好意思向我承认自己喝酒。总之她没有就喝酒的话题搭言。

  过了一个小时,我问小英:“遵义没有泉州热吧?”

  “没有呀。”小英说。

  “用完膳了?”我问小英。

  “是的呀。”小英说。

  “回宾馆了?”我问。此时还不算太晚,不过我估计小英也该回宾馆休息了。不过,小英并没有回复这个问题。

  11月30日。

  过了今天,小英再也没有同我说过话。

  早晨,我重温了一遍小时非常爱听的于琪和赵连功合说的相声《背课文》,这是一段十分经典的相声,教育小朋友要按时完成作业,不要因为贪玩而延误了作业。我估计小英没听过,所以将音频链接发给了她。我也不知道小英有没有听,因为她一直未就这段相声提过一个字。

  一直到上午9:58,小英又开始跟我说话了。她说:“带你感受一下我们总部。知道这是哪里不?”紧接着,她又给我发来一段自拍视频。视频中小英穿着职业装,长发齐肩,她刚对着我眨了两下眼,镜头就切换到盛酒的大坛子上。坛口都盖着红布,并用绳子紧系着,这显然是藏酒的地方。我一看这段视频,就将小英想像成了电视剧《红高粱》中的九儿。我为她唱道:“身边的那片田野啊,手边的枣花香。高粱熟了红满天,九儿我送你去远方。”

  小英说:“今天带经销商一起过来的,这里是我们总部的白酒酿藏基地,里面全是纯粮食酿窖藏酒,都是二三十年的老酒呢。”

  我发语音说:“给我留几瓶好的,等我到泉州好喝。”

  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小英根本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说:“我尝了一下感觉不错,准备带两件窖藏的老酒给老爸尝尝鲜。”

  我发了个“哭泣”的表情,意思是小英想着老爸不想着我。

  我问她:“你能尝出酒的好坏?”因为小英一直不肯承认自己喝酒,现在她又说自己尝过酒后觉得酒不错,我觉得不能自圆其说。

  小英说:“一点点呀。你不想尝尝这里窖藏的好酒呀?”

  我说:“我不是让你给我留着吗?”

  小英说:“到时候就没有啦(我也不知道她说的“到时候”是什么时候)。你要的话那我去跟领导说一下,让领导也给你跟我一样的内部价。”

  我说:“春暖花开时我就去。”

  过了一会儿,小英发来信息说:“跟老板娘申请的价格下来啦!”

  同时,小英给我发来一张她同老板娘用微信沟通的截图,上面老板娘报价说浓香五粮液十年的1800元;清香十五年的2800元;酱香十年的1800元,十五年的2600元,二十年的4600元,一件是6斤,也是分6瓶装的。

  我对这份报价单只是扫了一眼,也没细看,误将一件的价格当成一瓶的价格了(话说回来,按一件的价格我也消费不起),于是我说:“喝一瓶酒我得工作半个月啊!”

  小英纠正说:“这是一件的价格呀。有没有这么夸张呢?”

  我说:“我还真认识两个卖酒的,到时候联系联系,如果他们需要货的话,让他们去你们那儿进酒去。”

  小英继续向我推荐:“好酒是经得起沉淀的呀,你可以先带回去的,等过年的时候可以跟家人朋友一起好好品尝一下。”

  我说:“可以埋的那种?”

  小英说:“是的呀。”

  我倒是听人说过只有好酒才经得起埋,而且量会减少一些,酒体发稠,喝着十分醇厚。怎奈现在经济状况不佳,也没有能力消费。我们这次谈话就此终止了。过了不一会儿,我听见手机提示音响,擦亮手机一看,见小英在微信中撤回一条消息,不知她是误发了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妥,我也没有多想。

  这天又下雪了。我的心情不大好,不知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空中那低垂的铅云,或许是因为那重复的昨日。总之,我的心头很沉重。我打开手机视频拍摄功能,一边在洁白的新雪上倒行,一边用手机记录着我新踩出的脚印。我将这段视频发给了小英,并留下一段歌词:洁白如雪的大地上该怎样留下脚印一串串。

  大概是这段视频又勾起了小英的旧话茬,她说:“我是觉得好东西要跟朋友分享的,所以才问你要不要我帮你带。”

  我说:“需要时找你。”

  她说:“这个都说不好的。我们办事处要有经销商过来才派人过来,而且也不一定是我陪同。你可以先带件回去,放家里也是一样的。”

  面对小英的“强力推荐”,我只得说:“我现在没钱,等我有钱时再喝呗!”“我现在也没有家,没地方存。我在流浪呢。”

  小英说:“邮寄回家就可以了。”

  我已经说没有家了,不知她视而不见还是不理解。于是我说:“没有家往哪儿邮?我没有家。”

  我担心小英不明白“没有家”是什么意思,毕竟正常人都是有个家的,不论大小,不论贫富,总有个居所,这个通常就称其为“家”了。可是,我真的没有那个居所啊。我哥哥常嘲笑我只有一个手提箱。为了让小英明白我的处境,我对她说:“稍后我给你发我的传奇人生简历。”“我的人生经历需要三本书才能写得完。”

  我想:我糟糕的前半生早晚是要讲给小英听的,想回避也回避不了。长痛不如短痛,干脆都告诉她吧。于是,到了晚上,我将我如何从齐齐哈尔退学,如何到哈尔滨学俄语,毕业后如何在俄罗斯打工,如何回国教学,后来如何考公务员,如何认识你嫂子,如何因婚姻不和辞公职离家出走,以及如何育有一女一子、你嫂子如何起诉我,这几年我因何无法出国、如何在国内艰难维持生计都告诉她了。这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十二月1号这一天小英始终没有同我讲话,这是自我二人成为微信好友以来除了23号以外(那天她们单位停电她到老板家办公)唯一的一天。如果从19号互发照片那天算起,我们这场“恋爱”总共只谈了十二天。我反复翻看最后一天同小英的聊天记录,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小英为什么反复向我推荐她们厂的酒?莫非小英在微信中找我的最终目的是卖酒?如果她交网友是以赢利为目的,那么恐怕卖的就不是真酒,如果卖真酒的话,费这么大力气能赚几个钱呢?我想:她们卖的一定是假酒。如果靠找微信好友卖假酒赢利的话,那么这些天同我聊天的就不一定是96年出生的美女小英了,这完全可能是一个专业团队在同我聊天。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小英”为什么总是对我的问题置之不谈,而只顾自说自话。我同你讲过,我在找编辑工作之前曾在某在线教育平台的电话销售部试工三天,我们每天练习“话术”业务,这“话术”就是一套经过无数次精心打磨最终定稿形成的一套专业术语,它在应用过程中充分考虑到对方会说些什么,然后针对每一类对方的应答派生出相应的话术来。当然,从聊天记录来看,“小英”的“话术”还没有我们当时练得精。

  十二天以来,我精心营造的“爱情小屋”被我的推理瞬间推得片瓦不存。原来,我一心爱慕的小英完全有可能是诈骗团队雇的一个模特,他们为她精心包装,拍了一组图片,再拍两个视频,专门在微信中寻找诈骗对象,进行假酒推销。这骗术虽说不上高明,可也教人防不胜防。“小英”刚认识我就说自己的工作同销售酒相关,又说自己经常有出差的机会,然后,当同“客户”的“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话术员”就说自己被派到遵义出差,然后再发视频,择机推荐所谓的“窖藏酒”。

  经过一天的线索梳理,我已确认我的推断无误,这就是一个卖假酒的诈骗团队。我发短信问“小英”:“你们在哪儿找的模特王月英?她是泉州人吗?”

  对于我的问话,对方当然是不予答复。按理说,我既然有此一问,证明我已经识破了对方的骗局,对方已应意识到不可能从我这里牟利了。通常来说,这时对方应该在微信中将我删掉。况且,对方如果是诈骗团队的话,应该是周期性寻找诈骗对象,比方说,他们如果以12天或者15天为一个诈骗周期的话,“小英”需要分周期地在朋友圈中发自己的照片来勾引受骗对象,这样他们也需要将我移除微信好友名单。可是,对方始终没有这样做。还有,12月2日那天,小英发了个朋友圈,说自己乘飞机回泉州了,还发了一张她在飞机上的自拍照,照片上她戴着口罩,不过并没有掩住口鼻,只是将口罩象征性地挂在脸上,一张清纯秀气的脸教人一览无余。难道没有诈骗团队?

  如果“小英”不是诈骗团队的话,那么她为什么不理我了呢?是我的糟糕前半生令小英望而却步了吗?当然这也说得通。可是,如果自始至终都存在一个96年出生的小英的话,又怎么解释她在聊天中的自说自话呢?

  我彻底疑惑了。面对这一段稀里糊涂的“恋爱”,我就像面对壶子的季咸一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兄弟,你的意见如何?你觉得世上真有小英这个人吗?

  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幼稚,四十多岁了还玩网恋。这件事我只对你一个人讲过,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此致。

  老庄

  2021.12.13

  老庄去泉州一定是为了小英。老庄这个人我很了解,他是一个很痴情的人。虽说老庄有可能遭遇了诈骗,可是,照片上那个冒充小英的姑娘毕竟存在,老庄是被姑娘的外貌给征服了。不论老庄在泉州是否能够找到小英,我想他会坚持一直找下去的,直到生命的终点。老庄的故事不由让我想起了日本作家佐野洋子的小说《活了100万次的猫》:

  有一只活了100万次的猫,它死过100万次,也活过100万次。

  它是一只有老虎斑纹、很气派的猫,有100万个人疼爱过这只猫,也有100万个人在这只猫死的时候为它哭泣,但是,这只猫却从来没有掉过一次眼泪。

  有一次,它是国王养的猫,它很讨厌国王。国王很会打仗,一年到头都在打仗。他把猫放进一个特制的篮子里,带着它一起上战场。

  有一天,猫被飞来飞去的乱箭射死了。国王在激烈的战场中,抱着猫痛哭。国王无心打仗了,他回到城堡,把猫埋在城堡的花园中。

  有一次,猫是水手养的猫,它很讨厌大海。水手带着猫,游遍世界的大海和港口。有一天猫从船上掉到水里,猫不会游泳,水手赶紧用网子把它捞起来,可是,猫已经成了“落汤猫”淹死了。水手把像条湿布的猫抱在怀里,放声大哭。后来,他把猫埋在遥远港都的公园里。

  有一次,猫是魔术师养的猫,它很讨厌马戏团。魔术师每天把它放进箱子里,然后拿锯子把箱子锯成两半,当他把毫发无损的猫从箱子里取出来的时候,观众都高兴得拍手叫好。

  有一天,魔术师一不小心,真的把猫切成了两半。魔术师的两只手各拎着半只的猫,放声大哭,没有人拍手叫好了。魔术师把猫埋在马戏团小屋的后面。

  有一次,猫是小偷养的猫。它很讨厌小偷。小偷总是带着猫在黑暗的街道上,像猫一样轻手轻脚地走路。小偷只到养狗的人家去偷东西,趁着狗对着猫汪汪叫的时候去撬开金库。

  有一天,狗把猫咬死了,小偷把猫和偷来的钻石,统统抱在怀里,在黑暗的街道上一边走一边放声大哭。回到家以后,他把猫埋在小小的院子里。

  有一次,猫是孤独老婆婆养的猫,它最讨厌老婆婆了。老婆婆整天抱着猫,坐在小小的窗边往外看。猫整天躺在老婆婆的腿上,不是睡觉,就是打盹,终于有一天,猫年纪大了,死了。

  皱巴巴的老婆婆把皱巴巴的老猫抱在怀里,哭了一整天,老婆婆把猫埋在院子里的一棵老树下。

  有一次,猫是小女孩养的猫,它最讨厌小女孩了。小女孩不是背着猫,就是紧紧地抱着猫睡觉,哭的时候,就在猫的背上擦眼泪。

  有一天,小女孩背着猫,不小心,背带缠住了猫的脖子,把猫勒死了。小女孩抱着软绵绵的猫,哭了一整天,最后,她把猫埋在了庭院里的一棵树下。

  但是,猫对死一点也不在乎。

  有一次,猫不是任何人养的猫了,它是一只野猫。猫第一次成了自己的主人,猫最喜欢自己了。本来它就是一只有漂亮虎斑的猫,现在当然更成了一只非常气派的野猫。所有的猫小姐,都想嫁给它,有的送大鱼,有的送上等鼠肉,有的给它珍贵的礼物,有的为他舔毛。

  猫只是说:“我可是死过100万次的哦!谁也比不上我。”

  猫最喜欢的还是自己。

  只有一只美丽的白猫,看都不看它一眼,猫走到白猫身边,说:“我,可是死过100万次的哦!”白猫只是:“哦!”地应了一声。

  猫有点生气,因为,它是那么地喜欢自己。第二天,第三天,猫都走到白猫那儿说:“你连一次都还没活完,对不对?”

  白猫还是“哦!”地应了一声。

  有一次,猫走到白猫面前,骨碌骨碌地在空中连翻了三个跟头,说:“我曾经是马戏团的猫哦!”

  白猫仍然只是“哦!”地应了一声。

  “我可是活了100万次……”猫说到一半,改口问白猫:“我可以待在你身边吗?”

  白猫说:“好吧。”

  猫从此就一直待在白猫的身边了。

  白猫生下来许多可爱的小猫,猫再也不说“我可是活过100万次……”的话了。

  猫喜欢白猫和小猫们,甚过喜欢它自己。

  终于,小猫们长大了,一只只都离开了它们。

  “这些孩子们也都变成非常气派的野猫了!”猫很满足地说。

  “是啊!”白猫从喉咙里发出轻柔的咕噜声。白猫越来越像老太婆了;而猫也变得更加温柔了,它也从喉咙里发出轻柔的咕噜声。它希望能和白猫永远永远地生活在一起。

  一天,白猫躺在猫的身边,安安静静,一动也不动了。

  猫第一次哭了,从早上哭到晚上,从晚上又哭到早上,整整哭了100万次。

  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有一天中午,猫停止哭泣了,它躺在白猫的身边,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了。

  猫再也没有活过来。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8020 篇 本月投稿:137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