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张老汉和他那憨女婿

时间:2022-02-04 19:30:37字数:18407【  】来源:原创 作者:松涛精灵儿 点击:0

  一、余业

  璧峰山下的天窝村,有一个青年叫余业,母亲生完他就去了丰都(死了),没过几年他爸犯肝病,又住进了医院——他爸这病是富贵病,用钱。直到把家里那点老本用光,还添了借贷,才断了那口气。那老家伙怕是一点钱,都不舍得留给他儿子的 。

  余业个子高大,模样长得憨憨的,都三十出头了,还没娶到婆娘,原因就是——穷。

  女孩子们都怕嫁给他受穷,娘家也怕得不到他的彩礼。

  当然也不仅仅就是因为他穷,还有个原因是,别人说他八字大,命太硬,天生的克人命,谁跟他,他就克谁。不信?你想一下,他刚生下来妈死了,过了几年爸又死了。谁把女儿嫁给他,保不齐哪天又会让他给克死,人家都是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谁愿意拿去让他给克死。

  再说,看着他那憨憨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担得起家的男人——

  一个成了年的男子,况且都已经三十岁出头了,肯定也是想女人的,但是他这条件——

  没办法,只有认命,还是先一个人过着再说吧——

  二、义救张老汉

  天窝村的人不但没燃气烧,连煤都烧不上,平时烧的,多半是收割了各种谷物后,留下的桔杆,但是,那点桔杆也是烧不到一年的。不够烧,就只有在冬日里,去璧峰山砍点树枝回来添凑。不过这事也不容易,一是护林队不让砍,二是那山里有野猪——

  ——————————

  余业扛着一根千担(类似于扁担,比扁担长,两头尖的竹杠,也可以是木杠)和两根绳,去到了山里。

  ——他准备好,正要动斧砍树枝,忽然看到一头大野猪正在攻击一老汉,那老汉已经处于劣势了,眼看那老汉马上就有生命危险。情急之下,他丢下了斧头,双手高高地举起千担,赶上前去,拉开架势就往那野猪背上一阵的好打——

  野猪逃了, 老汉腿脚虽被咬伤,那也是小事,因为他捡回了一条命。

  余业送那老汉回到家后,话都没说一句,便转身出了门,径自走了——

  三、张老汉有个嫁不出去的女儿

  “云儿呀,你咋没留住他?水都没给人家喝一口,今天要不是他,我命都没有了——”

  老汉姓张名有新,他见余业就这样走了,便有点埋怨他女儿。接着又把余业如何救他的事,告诉了她---

  其实他女儿也是在忙着打理他躺下,才没顾得上去留那余业的。

  那女儿名叫张碧云,29岁,身高有173厘米,在女子中,个子也算大的。她站在个子小一点的男人面前,总有一种不怒而自威的态势,一般男子都不敢向她提亲,怕管不了她,因为乡里的男人都习惯管女人。平时人们都说‘一家有女呀!百家求哦。’可这话到了她们家里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为这事,张老汉没少为她操心。不过他却又有些矛盾,既怕女儿嫁不出去,又怕她嫁出去了后,自己会成为一个孤老头——

  张老汉自余业走后,心中对余业一直都抱有欠意,他总思量着该怎样去报答他,奈何这受伤的腿脚又不灵便,连床都下不了——

  不过,床下不了并不妨害他动脑筋,他一时想着田里的事,一时又想着地里的事,一时想着女儿还没嫁出去,一时又怕自己会成孤老头,一时又想到还欠着余业的救命之恩——

  他躺在床上没事做,有事也做不了,当然,就只有想这些事了,他今天想这事,明天还想这事,翻来覆去地想着这事,想着想着,便琢磨出一个解决这些事的法儿来,这法儿能使这一大堆问题变得来不是问题——

  四、张老汉这法儿解决了一大堆问题

  “云儿,我让你嫁给余业——” “就为了他救过你?看到他那憨呆呆的样子,我就不愿意。” “那你愿意嫁给谁——你愿意嫁的人,人家又不敢要你。” “你就那么想我嫁出去,我嫁走了,看你一个人怎么办?” “只要你嫁给了他,我就不会是一个人了。” “你让他上门?” “还要看人家同不同意——”

  ————————

  余业这边,哪有不同意的,虽然是当上门女婿,却免去了许多的彩礼,和置办结婚的一切用度,‘这不是让我白捡了一个婆娘,’他高兴极了。

  当然,张老汉这边,田里,地里的劳动力也解决了,女儿婚姻也解决了,还白捡了个儿子回来养老,欠着余业的救命之恩也算报了——

  张老汉的算盘打得好,日子也越过越舒坦。

  余业虽然又穷又面带憨像,心地却十分地善良,所以,才因为出手相救张老汉,而加入到这父女俩的家庭中来,他对这父女俩也很好。

  就这样,他们互相之间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都很高兴。

  五、张老汉那眼光——选的女婿厚道

  可好景不长,张碧云给余业生下了一双儿女后便生病死去了,张老汉又因年老多病,慢慢地也做不了地里的活了,这下全家的担子全落在了余业的肩上——

  ——————---

  这憨字后面加上一个厚字,便是憨厚,憨厚二字,从字面上讲,前者可以理解为过余老实,后者可以理解为厚道加仗义,也就是为人忠厚,套路少的那种。

  余业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憨厚的人,可是别人一般都只看到他憨的一面,没看到他厚的一面。

  只有他岳父张老汉,象是在老君八卦炉里面锻炼过,硬是生成了一双金睛火眼,生生地把他那厚的一面看了个真切。

  余业确实也憨厚,他对张老汉就象对待亲生父亲一样,哪怕他妻子都死了,也没生份过他岳父。对亡妻也是念念不忘,他忘不了这些年的夫妻感情,他时不时的总要去到亡妻坟前,憨憨地垂着头,伫立好一阵子。有人说,‘这下他象是真的憨了,痴了,呆了——’ 这话根本就不对,他敢去憨、痴、呆吗?他敢都不敢,他要真的憨了、痴了、呆了,一句话——傻了,家里那一老二小,就只有去喝西北风了——

  他得扛起这个家——

  慢慢地这个视岳如父的女婿也出名了,似乎镇里、县里都有人知道——

  六、鬼节祭妻

  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他记得清楚,他在妻的坟前照往常一样垂着头站着。可能是急着要赶到坟前来,没吃多少饭就出门了,他在坟前站了一阵便饿了,他把给妻作供品的两个锅盔吃了,之后就犯起困来。再说站的时间久了,也累了,他倒身下去,侧躺在妻的坟前,“让我陪你睡睡——”

  去寺里、庙里求神灵保佑的时候,僧、道们总想你多丢一点钱,嘴里不断地道,“心诚则灵,心诚则灵——”于是信众们就不断地把钱,向着那些菩萨面前丢去。至于信众们得到保佑没有,就不晓得了——

  余业因家穷,也没得余钱去丢给那些泥塑木雕,他对那些菩萨应该是没有诚心的,他也没有闲暇和多余的钱去对它们诚心。

  不过他对亡妻的思念倒还是认真的,真诚的,他总想见到她,要她跟着自己一同回家。他躺在地上想着,‘怕是不行吧,我今天把给她上供的锅盔都吃了,她会讨厌我的,更别指望要她回家了——’想着,想着,他就在地上十分沮丧地睡着了——

  七、坟地梦妻

  ——————————

  “起来!起来——你怎么睡在地上,不怕着凉吗?”余业听到有人叫他,便眯着眼睛看过去,一看是妻张碧云,马上高兴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还真是你!你终于肯见我了。” “自我死了后,你常常来坟前一站就是一个多钟头,又总想见到我,都坚持好几年了,要是一面都不和你见,岂不是辜负了你的诚意。” “诚意,我今天把给你上供的锅盔都吃了——”“那是你饿了,你不能饿,饿坏了身体,我爸和我那一双儿女怎么办?” “你既然晓得这些道理就跟我一同回去吧,他们都需要你。” 余业说着就伸手过去,要牵着她走。她却撇开了他的手,不让牵,“不行,我回不去的,我不是人,我已经是鬼了。” “我只知道你是我妻,变成了鬼也是。” 说着便伸出双手,拦腰箍紧了她,眼泪也不断地流了下来,“你是鬼我也要,我也要呀——”

  八,坟地来了个女人,说是他妻。

  山里多雾,坟地潮湿,而且冷浸。他醒来之后就连打了几个喷,直觉得一身凉飕飕的,很冷。他知道他刚才在做梦,梦中看到了他的妻。

  他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梦景中走出来,他的双手还做着箍抱妻子的形状,他脸上还挂着在梦中流下的泪水。他用手去揩拭了一下,那泪水似乎还有点点儿温度。他空高兴了一场,他好生失望,他失望得哭了起来,他多想那梦中的妻,能跟他回家呀,“我的妻呀——”

  这时候有个女人,从坟旁边的一颗大杉树后,走了过来。她一边走,一边说道。

  “你别哭了,一个大男人竟象个女人一样。人都死了恁多年了,还丢不开。就算你多情也要注意身体,你不管你自己,也要想到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他们还指望着你,你要是有个啥,他们靠谁去?” 这话带着点教训的口气,更象是在提醒他。

  余业怕是伤心过度了,人有些晃糊。他似乎又回到了梦中,他把说话这女人当成了梦中的妻,他不在乎她的语气,他只要她,“那你就随我一道回家呀!他们也是你的亲人。” “好的,我跟你回家就是——”

  余业攥紧了她的手,晃晃糊糊地拽着她往回走。走着走着,他似乎从晃糊中清醒过来,他忽然觉得眼前的情况不大对劲,他松开了她的手,“你谁呀,你?” “你都拉着我回家了,还能是谁。” “不对,我刚才在梦中见到她了,你模样和她倒还有几分象,声音却不大相同,穿着也不同。这才没过几分钟的事,她不会一下子就把衣裳换了?” “难怪别人都说你憨,你不知道我是鬼吗,鬼会变噻,我不换身衣裳,变成人的样子,怎么跟你回家?” “回家?” 余业有些犹豫了—— “你刚才说我是鬼你都要,我变成了人,你还想不要?” “是人是鬼都没啥关系,但要真正是我妻。” “真的是,不信回家去问问爸,爸要说我不是他女儿,我走就是——” “好嘛,那就回家吧,但是,你不要吓着他呦!” “他是我爸,我吓他干啥——”

  九、他带那女人回家认爸,爸却不肯认她

  “爸,我回来了。”张老汉听道有女子叫他爸,便有些诧异,‘我女儿都没了,她会是谁——’躺在床上的张老汉,用手撑着床沿坐了起来,“你谁呀?怎么叫我爸?”“我是你女儿,是回来看你的。” “女儿!我女儿几年前就走了(当地人说,人死了叫走了。)” “我真的是你女儿,我走拢来让你详细点看看。” 张老汉看了看来道床边的女子后便道, “你还真是我女儿,还算你有孝心,变成鬼都回来看我,不过你看一下就快些走,别吓着孩子了,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也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张老汉一边说一边伸出中指往嘴里搁,然后用牙齿把指头咬破,弄出些鲜血来,再把那血往女子脸上甩洒过去,“你走,你给我走呀——” “爸!你别撵我走,我不是鬼。”张老汉见甩洒在女子脸上的人血,没起到作用(迷信说鬼怕血,由其是人血,农村有的老人现在都信这一套),也就觉得她可能真不是鬼,但又怕会因此而生出祸患来, “那更得走,你来路不明,我这个家遭不起你的折腾——”

  一旁的余业听到说她不是鬼,倒有些遗憾了,只有让她走,因为她是鬼才有可能是自己的妻。既然不是,就不能随便把别的女人,还是来历不清的女人,留在家里了,他也害怕留下她来,会生出什么祸患,“你还是走吧,我爸他不让留。” 其实余业还是不忍心就这样撵走她 ,但又不能留,他养着这一家老小已是不容易了,再要生出什么事来——

  他去到另间屋里,拿出仅有的200元钱给了她。“就只有这些了,你好好地去吧,我没法帮你——”

  “姐夫,你好人!” “姐夫?” 女子没给余业解释,又回到床前对张老汉道,“爸,我们上辈子有仇吗?你就那么不待见我。” 床上的张老汉有些不解,“——我怎么就不待见你了?” “你认识张有德吗?”张老汉一听张有德,似乎有些明白了,“你是——”

  十、那女人是张老汉偿债的女儿

  “这下你知道我是谁了。” 张老汉有些不太相信,那女儿还不到一岁就让人给抱走了,当时还觉得她有了个好去处,之后便没了牵挂。如今见面,感情也显得不是很深,他看着她,一时里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爸,你对我硬是一点点父女情份都没有哇——”

  隔了好一阵之后,张老汉还是说话了,“爸那时也是没办法,一个男人拖着两个小孩子,还要忙地里的庄稼——”

  ——————————

  当年张老汉的老婆生的是双胞胎,因月子期间没将息得好,得了月后寒,再加上操劳过度,便住进了医院。住医院用了不少的钱,那钱是张老汉,找远房兄弟张有德借的。到后来钱用了,老婆还是死了。人死了账却欠下了,张有德还好,没找他还钱,只要了他一个女儿。这张有德倒也有趣,要了人家的女儿,话还说得十分地好听,“老弟,我看你确实有些困难,才不要你还钱。这下好了,你看我还得帮你养个女儿,不过你放心,我会当她是我亲生的——”

  就这样张有新那小女儿就没了——

  虽然张有德当时说的那话,听起来十分地有趣,不过下细想来,就张老汉当时的家境来说,人家说的却是大实话。

  后来张有德给那抱过来养的女儿,取名张碧惠。

  ——————————

  张碧惠长大后嫁给了一位生意人,生意人嫌她多年都没有生养,便要和她离婚。无奈之下她就同意了——

  ——————---

  养父临终时,告诉过她的身世,她本打算去寻找她的生父,可是在婚姻存续期间,那生意人管着她,没让她去。

  这下离了婚,没人管,该去寻找亲生父亲了。于是便拿着生意人,补偿给她的5万元钱,回到家乡来了。

  乡里没人认识她,她慢慢地多方进行打听,没多久就打听清楚了她爸和家里的情况——

  她没有直接去家里认爸,而是选在鬼节这天,去到姐的坟前等着,先看看那个养着她爸的憨姐夫——

  十一、我还真想你能打我的主意

  “小时候的事也就不说了,我现在回来,你仍然不要我——” “不是我不要你,你看爸都这样了,没法养你,你姐死了这些年全靠着你姐夫,不然我早就没了。” “我小时候你都没养过,我现在30多岁了,还需要你养?只要你认我是你女儿,让我留下来——” “你留下来也是你姐夫养你,你还是问问他。” 余业还没等她来问,便道,“留下来吧,我养你,因为你太象你姐了。” “就因为我象我姐,才让我留下来?不会是想打小姨子的主意吧!” “你要这样说,哥我就不留你了,你还是那里来回那里去吧!”

  张碧惠本是一句玩笑话,没想到那姐夫会有这种反应。这下她可着急了,“哥,我的亲哥,你千万别不留我,我千里迢迢从南方回来找我爸,不能留在家里,哪怎么行。哥我错了,算我说错了好吗?”

  这时候,床上的张老汉的思想象是通了窃,态度转变过来了,“余业就让她留下来吧,她也不容易,哪么远的从南方回来,又被离了婚,家都没有,你现在叫她孤身一人往哪里走,她留下来说不定还能帮你——”

  “哥!你让我留下来嘛,我会象我姐一样和你一同撑起这个家。”张碧惠这倒说的是实话,因为她已经喜欢上这位憨厚的姐夫了。

  “让你留下来?你不怕我打小姨子的主意?” “不怕!”“不怕,你就留下来嘛。” “我还真想你能打我的主意,你真要不打我的主意,我会讨厌你的——” 张老汉笑道,“傻闺女,真不害臊!都怪你那养父没教育得好——”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8020 篇 本月投稿:147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