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毕郢塬遐想

时间:2022-01-06 19:53:05字数:3309【  】来源:原创 作者:郑凡涛 点击:0

  我轻声低吟着优美的唐诗,信步行走在莽莽的毕郢塬上。我穿过汉家陵冢长长的影子,听着来自秦朝的浩浩古风。

  我站在东周的烽火台上,俯瞰咸阳,远望长安,只见万年的渭水依旧缓缓东去,我的咸阳城还是那座城,远处的长安城却再也不是汉唐的模样了。

  在芳草萋萋的古道上,我拦住醉酒的李白,让他为我吟唱“咸阳古道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他不肯,却让我到前面找白居易,听他读“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还没等我找见白居易,却听见李绅仰天长叹:“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我惘然止步,弯腰伸手抓起一把曾经浸透过汗水的黄土,正要仔细观看,却被杜甫一把夺去顺手扬在空中,大声疾呼:“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吁兮乎!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然后摇着头背着手悲苦地走了。

  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由得难过起来:可怜的人呀,落魄一生,说李白是什么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他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

  悲苦的杜甫一路南去,我却不愿意步他的后尘。我和他背道而行,沿着这悠长而陡峭的古道一路向北,要去踏遍毕郢塬上的每一寸土地。

  我刚穿过南北上兆,就听见五陵少年争缠头时的喧嚣。李白忽地站在我的面前高声长吟:“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我不愿怀念故国当年得意,射麋上苑,走马长楸,便大步前行。

  迎面走来苍老的汉武大帝失魂落魄,悲痛地喃喃自语:“巫蛊之祸,我儿无辜!我儿无辜呀!”还没等我说话,他就飘然登上思子台,痴痴地向东远望。我不忍看这个伤心的父亲,就连忙离开了他。让一生喜欢修筑高台的他在那里独自悔恨地思念着。我想卫青和卫夫子一万年也不会原谅他。

  萧何庙前的白胡子老头一遍又一遍地给小孙子讲着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刘邦躺在长陵的地宫里偷偷笑着说:“娘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泾河岸边瓦刘村里,萧何和曹参听完相对无语,只把“萧规曹随”留给后人。

  我顺着早已干涸的肖河走过岸边一个接着一个的古村,来到龙华寺,站在李世民曾经站过的地方,听他讲魏征梦中斩龙王的故事,回味武则天修建“五庙三庵”镇肖河的传说。

  我站在北杜的铁塔之上远望,看见满脸梅花妆的上官婉儿用美丽而悲伤的眼神望着长安城。“称量天下士”的她注定是一个悲剧。

  我又看见高大的周陵巍巍耸立,姜子牙静静地在它们的脚下忠诚地守护了三千年。

  三千年呀三千年,这自周到秦,再到汉唐,一直到今天这个新时代,美丽而沧桑的毕郢塬承载了太多的苦难和繁华,以致于沉淀了深厚的历史底蕴,让我深深地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三千年的繁华如梦,三千年的往事如烟。那些荣辱兴衰,那些欢喜悲忧,如今都化作这塬上的冽冽西风,一去不再复返了。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8101 篇 本月投稿:189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