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冬有雪

时间:2021-12-15 22:24:11字数:13597【  】来源:原创 作者:心雨呢喃 点击:0

  我的家,对雪有着特别的敬畏。

  本意为雪,从天上来,可为神,而神掌管五谷。有雪,就有好收成,无论来年春天来得迟或是来得慢,而我们那个地方,恰巧就是年内很少下雪,有时下了一两点的雪花,还未洒落,就在地上,给化掉了。

  有了雪的世界,大家都觉得美,毕竟我们那里是属山属水区,有了这雪,就好像来到蓬莱仙阁,闻阁中有静,闻阁中有美,那都是很难刮进来的风,又很难出,待到那年那月的风大了,将树上的雪花都抖落完了,这一年春差不多就过了,而我们还回味在这冰雪的世界。

  有了这雪,我们山区,虽然晚些种稻发秧,但长出来的,因为有雪,土壤墒情就好,这一年基本上不需要浇多少水,就能报个好收成。

  而这雪,基本上是很难下来,有时年份,雪,只是来报个到,从天空洒下一丁点来,就早早地收场了,因此我们老古班的老人,特别对冬日雪有着特别样的期盼,每逢下大雪,都要发动村里男女老少,对天地给予祭拜一番。

  记得有一年,是下了一场大雪。那时,我还在木子村的山上上学,为着这学校,有一年回家,我还专程去过一趟,那时的操场还在,只不过做了一些修整,一些立在操场边缘的“婆娘花”还在,说是入世只开花一次,后面就专长叶,以至于现在已经形成了一道绿色的屏障,可惜的是,我没能回去,看到那“婆娘花”开过一次。

  那校舍,已经整齐地排着了,有了一些改变,学校大门,原是敞开着的,只是我那次回去未凑巧,没有进去,只能在门外看了个够。操场没有像以前,多了些草麦,黄泥土还在翻扬,不过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小孩子上学的条件也有所改变,尽管有了黄土,但脚底下不像我们那时尽沾黄泥,倒是多了些硬土,想必是给了岁月冲刷的便道,已经成全了那充满生命力的小草,给学生还原出了一条绿色便道来,不晓得这是绿色生命给予的惠顾,还是我们那时,岁月艰难,能上学的操坪也都这样,对我等学子一点也不顾及。

  有了草,自然就有了上天的青睐,那时回去是秋季,当外边的风杨,已经懒散地将枝条的黄叶交给黄昏,但不乏底青色,想必是到了冬天,这里还是蛮可爱,是给那些莘莘的学子一份特别的礼物吧!原先的阔叶树现在已经参天,那树荫下仍然可以听见那少年朗读的故事,一种萌动的心,就那柳枝蔓蔓,也会在冰雪世界,继续展枝模样,虽然瘦巧些,但毕竟是青春的力量,还是会给机会展现。

  学校一碰到下雪,为了方便山里孩子能早点回家,往往能进行调整学校上课时间,中午就不会休息,将课程提前,这样我们便能早早地回了山村,回了那家乡的小屋,也回了那棵日夜驻守的毛寨子树。

  大概是下了大雪的缘故,整个的村、路,包括沿路畅游慢唱的小溪,都让我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原本的裸露石路,那时也变得柔和,我和几个同学,一路踩雪慢行,看着周边雪的笼罩,整个一个雪世界,就觉得畅快极了。我们还一路打着雪仗,尽管我们回来时,全身已经被雪打得,衣服都给湿了,可我们那时的追逐,我们的心情,我们的欢笑,都是伴着我信同行,都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走入山村,整个一个银白的世界,而自己是穿了粗布棉袄的,就显得特别的耀眼,与我一路的,还有小红姑娘,那时的与她经常是与我一路回,一路走,学校的路,就似乎是我们一路伴行的路,我还曾经为想念她,给她写过回忆录,题目就是《梦想开始的地方》,我原先想把她写进我的世界,只是岁月征途、漫 路程程,有好些碎片,我都不敢再去回忆了,只因生活的缘分,她去了南方,而我到了北方,不知岁月添了多少离愁,曾经想寻找,后来也就慢慢地放到记忆深处,想必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小红的文静,与我的雪天遐想,就想我走过的那段路,曲径通幽,又曾几回环离伤。原本想平静的生活,就如这雪天的雪一样,总是不断地渗入冰冷,尽管我们手握着的是热情与一颗火热的心,但我们能感觉到,自己就像一朵即将要扎入这冰冷河水的雪花,好想她的轻盈,好像她的蔓舞,可还是被无情的冰冷雪水给冲走了,流下了一个响响的世界,小小的世界,没有我的痴情,也就没有小红在冬日里种下的腊梅花,只是做着雪的样子,里面注入雪的洁白,与她的花红鲜艳穿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我们一路行进了不知多少个湾,山路回环,农田缱绻,一个雪的世界,就在山区里会显得格外耀眼,山峰青翠,松树挺拔,会给这雪的季节到来,带来了一个全新的银装的世界。有些大树被冰雪压弯了,但还是可以看得出,那股韧劲,我们回到所居住的平屋,就看见村里人都在忙活。

  小孩们,看见我们回来,就会前跑后跑地跟来,跟我们说说这村里要过冬节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的拜冬,只要是立了冬,第一场雪,就要祭拜,这是我们那里的雪俗,到了冬至,就要贺冬,这可都是很热闹,就是过节。

  对于拜冬,主要是针对这第一场雪,一是要向先祖祷告,预祝这一年的好收成;二是s发向天地神祷告,这冬年第一场雪,瑞雪兆丰年,大概就是为这讨个好“兆头”吧。全村男女老少,都会庆祝庆祝,如同我们这里过的丰收节一样,能吃上新米,都要虔诚祷告一番,庄稼长成,实属不易,要对天地人感恩一番;三是要开展活动。在我们那里,是将五谷杂粮各取秸秆,用红布条捆束,放在这雪地中间,人们堆雪插上这五谷杂粮的秸杆,上面绑上红布条,祷告一番,转上三圈,也算是给了来年一个好收成的“兆头”。

  然后,各村户人家相互邀请,品酒佳酿,诉说来年的美好,算算今年的好收成。

  吉河雪美

  又下雪了,在上班路上,就可看到路上落满了雪,眺望远处,便看到了大面积的,无论高矮,还有树田,包括树田里的小草,均被白雪覆盖。

  我主要经过吉水河畔,看到吉河水流,还在不断地吞噬着雪绒花,还能随这冬雪漫漫,一路向南,从科古尔琴山急流而下。有人说:“冬天,这吉里格朗河的水是要断流的!”未想到,从立冬到现在,恐怕已过去了一个多月,这里还能看到一股水流的光景。

  吉河的河床中,正在修建,原先的规划设计,那是春的迷蒙、夏日的凉风,秋日的浪漫,只不过到了冬日,这河床边的灯光依旧,而河床里已经抖落了一层厚厚的雪。

  吉河,还在唱着这欢快的歌,不时地在那敲打着河床,发出这悦耳动听的声音,其他的大部分是河床,是已经被雪花相覆盖。

  远看,只能看到其轮廓。

  我们从吉河的桥上过,有这景致,对于冬日来说,这里可能传递出一股雾风,毕竟这水是从山上来,能够给这静静的河床,留下了一些生机与不甘寂寞的心理。

  想必,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学阶段,寄住在老乡家里,帮助老乡照看房子,用冬日水时,就常常要到这吉河里来挑水,有时候,也是这冰雪覆盖的冬天,为打一挑水,就得破冰才行,所以打水时,我就得先准备好,在面对冰面上那积的那层薄冰时,我先是用石头,然后再用长长的扁担,将覆盖在河面上的冰打破击碎,便可看到那清清的水。

  人家都说,吉河的水是混浊的,我是不同意这观点的。毕竟我是吃这吉河水的,有着亲身的经历,只不过,那是九七年,吉里格朗河还属一条自然河,没有经过人为的规划与设计,河里面是常有一股长流不息的水,大概是水流动的缘故,面上结的是薄冰,而底下却是清澈的、流动的,尽管这水打上来,落到地面上,马上就会结冰。

  河床也是自然态的,根本就没有现在如此的平整,河水清冽,这在冬天是非常明显的,现在可好,都用上了自来水 ,就用不着这吉河水,可这吉河水在冬天总是清清的,如一泓清泉,只是到了春天,这积雪融化,才造成这洪水浊浊,现在,经过这些年的整修,河床已经初具规模,也美容了一些,就算从山里泻洪下来,流到这里,经过河床的层层过滤处理,流到这城里来,也都是清清的,河水清清,其言也美,现在这吉河里的水,连着千亿级产业园,尽管冬日,这只是一小股水,却已经搭上了这调整发展的经济快车道了。

  雪,在河床里融化,又能遮盖这吉河里的河床,如果能到了春,再配上这里的灯影奇观,便得这片杏城杏花,又何愁不是一大风景线呢?

  每每,我在千亿级产业园区时,就常常来到吉河边,倾听这波涛声,到了冬雪时节,就想听听这冲雪的融合,终于化身成水,成为这冬河的一条生息,让整个冬季可以听到吉河的夜夜歌唱。当然,我站在河边,看到一泻而下,也便看到了雪的轻盈,会构筑一个新的静态美。

  出门见雪。

  这一年又算是过了,漂泊在外的游子,囊中羞涩,没有挣下多少钱,想给家里添上一点惊喜,又恐添上家中人的挂念。出门在外,生活无常,身体还好吗?工作还顺利吗?无数次的诘问,便会彻底击垮这心理防线。身边没了亲人照顾,大小事,需要自己去扛。如果一家人是独生子女,出门在外,出门见雪,便会多生思量。

  人是不会忘记,那柴门映雪的别离与隐痛,白发鬓娘,立在雪门之外,那种望穿山路的忧伤,不见儿女归回的心境,多是雪中见情,雪中思念。

  人世间,是需要这种情的。这种情,能够通透人性,更替生死,万物有灵,就算雪无情,人间有情。于是乎,便有了这“风雪边关送亲友,慰问寒岳走五山”的那种真情互动,呼唤那雪,便又成了这战天斗地的意志,也是热血男儿立志报国的经典示范,不在茫茫中,向雪就范,倒是风雪迎春,便多生了雪的击压,少生了人的伟力。

  “最是橙黄橘绿时,一年好景君须记!”以雪见白,“白”是生命中最常见的颜色,大地为白,视为“清”,以雪中白色贵为圣洁。白色可作为底色,也可配天地各色。以白色覆盖,便知晓笼天地之野,揽四方之顾,觉天地之藏,但又不乏“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之变幻,倒多生了几分怜悯与求存者的渴望,也表明万千世界,可以闻雪为舞,映雪为诗,多添了诗人的遐想与感受阳光的情意。白是圣洁之色,也是真情之色,更可囊括世间万物,以白中见胸襟,以白中见阔大,如果有意泼墨,那也是“独钓寒江雪”所不能莫及的,纵有红楼的厚地高天,也难耐千古一情,唯雪能听,唯雪能韵,惟雪能清,我等,又岂能有雪的超然物外呢!

  雪,从天上来。

  雪,以自身遮盖,就算你偶尔出来喘口气,在地上留下踏实下来的雪脚印,可天空仍纷纷扬扬,不一会儿,这些痕迹都会被覆盖,从古到今,就有人为雪立文,似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所给予的境界,这可是多雪的故乡。

  当一个人静立于山谷,或者昂首于江海桥头之上,那种远观,是非寂静可能给的,在你身边,山河静寂,有雪,就会给你带来空灵剔透之感,仿佛所有的都置身事外。你只须踏雪寻梅,寻着古来的李白大诗人所留给我们的聆听,聆听那《静夜思》,有着“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之悌下,然而,除却浮躁,可省自身,因为雪,还了你的清高与志远。

  雪是这大千世界的精灵。从天空下,不见我枝,不唯我蔓,不让我杂,便以自己的方式静然飘下,给大地以素素的世界,近可揽日光色,远可藏秀于地下,涂得生花妙笔,都是难得见的冰花,或苍山,或天穹,或大地,或结庐人境,便也从冰花的镶嵌与流动中,注入了这生命的灵感与气息,为来年春天,做好了准备。

  我们常见到的,那雪中景、雪中人,人们所喜欢,在雪中运动,以雪的干净与冷冽,还运动场中的青春张扬,那是冰雪与青春的携游,也是冷美与火热的赴约。

  让我们期盼吧!有雪的舞动,便是旋转,便是别有洞天,便是花样追逐,足见那雪光中的霓虹,冰封五彩,江山如画,那里曾寄托童年的美好,又何曾不是成人带着小孩赴冰雪之约时所需要的整体和谐与关爱,又能围绕这篝火冰城,燃圣火以世界,借白雪公主与浪漫之都,高扬你的东方美!

  就让我们共赴冰雪之约,拥抱世界入怀吧!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8636 篇 本月投稿:535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