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崔伟:跟冬天有关的事

时间:2021-11-02 20:43:52字数:3453【  】来源:原创 作者: 点击:0

  在少年的记忆里,冬天是一分为二的。

  农历新年之前,日子要眼巴巴数着过,盼过了小年盼大年。新年之后,快乐的日子却像流水,倏忽而过,不得不背负着寒假作业没有写完的煎熬,上学的脚步犹疑而沉重。

  除了过年这一情结,腊月里当然还有好多热闹事。譬如婚丧嫁娶,像商量好了似的,都纷纷地往这个月里挤。

  今年的冬天凑巧让我赶了两个场。一场是朋友的婚事,一场是另外一个朋友父亲的丧事。前后两种情绪的交结,使得这个干冷的冬天不再生硬。

  婚礼在滕州的一个乡村举行。我是抱着如同参加马拉松式的心态去的,心想乡下的婚礼习俗肯定繁琐冗长,传统和程式化的节奏将消磨掉大半天时光。没想到整个婚礼过程简单到处处是随意,乡土气息已被时尚化的简朴婚礼所取代,典礼议程任由年轻的司仪主持人和本家的小兄弟临场发挥,没有上年纪的人站出来刻意要做些什么,亲朋好友多的是会心一乐。惟一算得上热闹的是请来的礼乐班子,欢快喜悦的曲子是一支接一支,而且由过去仅是吹吹打打,翻新到今天的唱和舞。小型的礼乐班子最多配备善唱能舞的男女各一名,而十几人的礼乐班子则像模像样,俨然一个文艺演出团。这唱和舞自然有名堂,需要“点”才能露出庐山真面。“点”的学问不深入其中还真是不知道,若是光凭一张嘴点,吼破嗓子也没人理你这茬,只有实实在在的人民币,才是为主家增光,为礼乐班子添彩的“重型武器”,围观的群众也才能既饱耳福又饱眼福。于是乎,亲朋好友想露脸的、视金钱如“粪土”的、好面子的……便你来我往,解囊点歌。往日平静的农家院落里,就因此沸腾起来,原本简朴的婚礼,也变得格外热闹和神采奕奕起来。

  而同是乡村里的丧事,又会是怎样的呢?

  在微山的乡下,逝者的年龄在70岁以上,便可称为“喜丧”了。朋友父亲逝去的年龄已经80余岁,丧事自然就少了些悲的成分。记得在我老家,办丧事的人家都要请吹鼓手的,悲悲咽咽的曲调寄托着家人对已逝者的哀思和不舍,往往是吹得围观的人也陪着抽咽与落泪。

  而今吹鼓手的事业更加红火,听说一场丧事办下来,他们要价至少两千元。不过现在的吹鼓手,怎么看都是一支有组织、有规模的文艺团队。他们已经由以前简单的吹,改进到现在的吹拉弹唱,无所不能,而且“点”什么唱什么,如果舍得掏钱,来一段现代舞照样不在话下。这“点”,倒同婚礼上的“点”,如出一辙。

  但丧事毕竟是丧事,热闹是营造气氛的一种手段,目的是让逝去的灵魂走得不感觉孤单,特别是为隆重的发丧仪式做好铺垫。

  主持仪式的自然是村里见多识广和处理白事富于经验的长者,没有相当的年龄基础是担当不了此等重任的,吊唁、叩拜、送别等等礼数习俗,必须按部就班,不能乱了分寸。好在乡村,不乏这种热心肠的人,一场葬礼结束,他们要忙碌整整三天时间,没有人会为劳累计较和抱怨什么。

  这个冬天两种截然不同的经历,让我领略到冬天深处的色彩!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9330 篇 本月投稿:167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