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何洪英:父亲

时间:2021-11-02 20:43:33字数:6292【  】来源:原创 作者: 点击:0

  在矿区四季如春的花园一隅,有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深的眼神久久的凝视着眼前这既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这位老人,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在煤矿工作了一辈子的老矿工。

  “快30年了,早该回来看看”。父亲无视身边我的存在,像是自言自语,但从老人舒缓的笑容里,我仿佛看到了他内心的慰籍。

  父亲是重庆能源集团打通一矿一位年近八旬的退休工人,身体健康,性格开朗,这对于八十高龄的父亲和我们,无疑是件高兴的事。

  我年迈的父亲,亲眼目睹了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变化,同时也见证了煤矿企业令人振奋的嬗变,从亲身经历最初的手提肩背到参观如今机械化采煤的整个流程,父亲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父亲八十年代退休后回老家,当时工资只有几十元钱,他便和母亲在乡下种地、养猪,以此来减轻我们兄妹的负担。

  今年八月,得知父亲与母亲因小事闹别扭,时常斗气,便与哥哥商量将他们二老接来矿区,哥哥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租车前往老家,尽管当时我们对固执的母亲早有心理准备,可她最终以放不下地里的庄稼和晕车为由不肯来矿区,哥哥和我很无奈,最终还是没有说服她,只好先将父亲接来矿区,用一个子女特有的孝顺方式,在生活上给父亲以贴心细微的照料,以此来调养父亲因长年劳作,却得不到营养而落下的单薄身体。

  父亲来到矿山,看到松藻煤电公司的变化很高兴,特别是提到打通一矿的机械化采煤,年迈的父亲更是有一种想亲自下井体验一下的感觉,心情好,食欲也大增,短短一个月,就红光满面,体重增加六斤,我们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母亲却在电话那端说:“好、好,让他多呆段时间,以防回来又到处去开荒种地,看着他就有些累人”。尽管在一起时常向小青年一样闹别扭,可母亲从心里是关爱父亲的。

  八十年代,我顶替父亲来到矿山,当了一位煤矿工人,其实,与父亲在一起相处的日子很少,他在矿上工作的时候我在老家,我到矿上工作的时候他又退休回了老家,但对于父亲的情结却丝毫没有减少,每次回家探亲看到父亲头上新添的白发,心里就好一阵难过,父亲却说:“傻丫头,人哪有不老的呢,不老那不成妖怪了!”每当那时候,我就会破涕为笑,一边却大声嚷嚷:“老汉过来,我帮你把白头发拨掉,就显得年轻了哟。”父亲嘴里“嘿、嘿”笑着,脚还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看来,年近八旬高龄的父亲也挺爱美。

  父亲一生勤劳,退休回到乡下还坚持开荒种地,在他心里,始终忘不了当年为了半碗稀饭被爷爷逐出家门的情景,虽然丰收的大部分粮食只有出售。父亲仍是十分节俭,可对于乡亲们的求助却非常大方,周边好多乡亲都得到过父亲的帮助,只要是有修桥补路的好事,父亲更是全力支持。

  父亲来到矿区后,每当我坐在电脑旁,他就过来看着我上网,不认字的父亲特别对图片感兴趣,老是嚷嚷着什么都好看,终于有一天,我在电脑里找出一张我20年前照的艺术像片,问父亲认识这个人吗,父亲说不认识。

  “嘿嘿,老汉,你有没有搞错哟,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我对父亲说的话假装不理解。

  “我怎么知道那个是你啊,那么漂亮,都是化了妆的结果吧。”父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为了掩饰他的失误,居然还装着咳了几声。

  “我的天,你幸好没有把我忘了。”我在心里小声说道。

  “爸爸,我几次请您,您都不来,是不是还在担心什么呀?”

  爸爸点点头,说:“我不想再听到乌鸦的叫声,更不想再听到矿工家属的伤心欲绝的哭声呀!”

  “现在好了,爸爸,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抓安全生产,井下的工作环境得到了根本的治理,掘进采用了机械化,劳动强度也降低了……”

  “对头,对头!”爸爸连连点头:“我虽然不在矿上工作了,也一直在关注着矿上的变化,已经很少听说发生安全事故了。你再看看……”爸爸指了指四周,说:“这哪里还像煤矿呀,这简直就是个花园嘛!”

  “这本来就是个花园嘛!”

  爸爸哈哈大笑,那种笑在很久以前可能根本就是奢望!

  我也忍不住笑了,连几个正要去上班的小伙子都莫名其妙地跟着笑起来……

  但我们分明从这笑声中感受到了父亲心中的高兴,他说:“以前的时候,我们从井下一上来,黑头黑脸,跟安南老弟似的,用白大夫都洗不白,人家都叫我们黑帮!哈哈,腮帮黑得实在呀!看看你们,一个个白里透红,哪像煤矿工人呀!再看看那些上班的小工友们,有说有笑的,简直像是去逛公园!唉,矿上的变化太大,实在太大了!你们在这里工作,我彻底放心了!”

  我暗暗感到惊奇,大字不识的父亲居然知道“安南”,并自称为老弟,也不知是他在哪里听人家说的,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安南是哪个国家的人。

  父亲来到矿区,时刻牵挂着摔坏了腰在家乡的母亲,为了给母亲一个惊喜,父亲买了用来保健的按摩器,当他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的时候,母亲在那端还一直埋怨他乱花钱,说不要,就是拿回家去也要给他丢在房前的山坡下,父亲无助的看着我,顿时感到无语,我只有耸了耸肩,笑了笑,摊开手,对于母亲的固执表示无奈,但我在电话的这端分明感觉到了母亲那布满沧桑的脸上充溢着少女般羞涩的红晕……

  父亲放心不下母亲一个人在家过春节,不顾我和哥哥嫂子的挽留,一定要回家过,我们拧不过他,只有等年前送他回去。其实,父亲回去也是一种团圆,一种夫妻亲情的回归,我们做子女的理应支持,孝顺、孝敬老人就应该顺着他们啊!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8092 篇 本月投稿:203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