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叶落情未了

时间:2021-10-27 02:02:49字数:6038【  】来源:原创 作者:短文学用户8045 点击:0

  深秋的河谷,流水变清了,也渐渐小了。河谷人家居住的地方,除了水沟边的大龙竹,几块甘蔗田还在绿茵蔽日,到处一片光秃秃的,收割后的土地虽说翻新,但是很荒凉,攀枝花只有几片黄色叶子在风中摇曳了,农户人家的青壮年都走向城里去挣一点过年钱,留下的是老人和孩子,河谷显得有些凄凉起来。

  身子瘦弱的王晓良,肩上扛着沉重的犁铧,拉着劳累了一天的水牛,沿着归家的小路,走在太阳的余晖里。

  他不停地催着:“牛儿走快些,爹娘的肚子饿了,七八十岁的老人千万别让他们饿坏了肚子哦!”

  那牛儿也听话,步子卖得很快,不多时便到家了。王晓良卸下犁铧,把老牛牵到圈里,再给它上了料,拍了拍牛的肩头说:“好好吃好好休息吧!”老牛对着他抬了抬头,自顾吃料去了,王晓良才转身走了出来,关上门,走向家门。

  这时,赵兴艳从门内走出来,两人碰了个对面。赵兴艳说:“阿良,饭我替你做好了,两老已经吃过,你的在大锅里热着,你吃过饭来找我,老地方,我有话对你说。”

  王晓良叫住赵兴艳说:“吃了饭再走吧!”

  赵兴艳头也不抬地说了声“不吃了,我回家。”便小跑着离开王家,王晓良摇摇头走进家把大门关上了。

  王晓良吃过饭,安顿好爹娘,走出门乡村后的那棵高大的攀枝花走去,赵兴艳已经在等他了。赵兴艳见到他说道:“阿良,你来了。”

  王晓良应道:“哎!”他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再看她,脸红肿,还有些泪痕,他似呼明白她要说什么,但他没有说话,慢悠悠地走到她的面前。他足不及防的是她抱住他的腰,抱得很紧很紧,头伸进他的臂弯里,呜呜地哭起来!他不知如何是好,轻轻地对她说:

  “别哭,别哭,有话好好说。”

  赵兴艳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轻轻地松开手抬起头说:“阿良,我们相互帮衬快五年了吧!”

  王晓良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掏出一卷手纸递给赵兴艳,说:“擦擦眼泪啊!闲言碎语早把我淹没在河谷里了。坐下慢慢说吧!”

  两个人坐在攀枝花树脚,赵兴艳头靠在王晓良的大腿上,虽然河谷有些凉意,但她感到无限地温暖。

  赵兴艳幽怨地说:“阿良,我一辈子靠着你多好。可是,过了今天,我们就要天各一方了。”

  王晓良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天宫不作美,我们没有缘分,说到底,我穷。他对你好吗?”

  赵兴艳说:“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小就失去了母亲,是父亲一手把我带大的,为了我,父亲没有续玄,现在他有病了,我得帮他医。可是,你知道的,我实在没有办法了。那年,我的家被大火烧了个精光,爹去火里抢一点东西,让火给团团包围了,柳家爹冒死跳进火中,把爹拉出来的。救命恩人那,为了一个报答,爹就把我推入深渊了。嫁到柳家的一天,没日没夜地劳作,病怏怏的男人花光了家里的一切,走了,婆婆也在伤心过度中陪她儿子去了,我为他俩守孝三年,还清了债务,可是,公公又病倒,把仅有的那头牛都买了,还是医不好走了。我这寡妇寡到家了,一个人支撑着,盼望着攀枝花开的那一天,没想到……爹孤苦伶仃,得了直肠癌,十几万呀!我……对不住你了。”

  王晓良点燃了一只香烟,望着遥远的山头,月亮从东方的升起来了,清幽的月光撒向山野,虽说有些暗淡,但在他的眼里更加皎洁。

  攀枝花开了五插了,一个穷字,受不了苦的妻子跟离婚也有五插了。他不是懒惰,钱也挣了不少,可全都给爹娘送给了医院去了。他知道赵兴艳这些年一直在帮衬着他,一个鳏夫,一个寡妇,在人们的眼中,他们很肮脏,品良心说,他们没有做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之间情感是建立在相互支持理解的基础上的,再说,他们有结合的权利,他们不怕人说三道四,他真的很爱她,他们说好她守孝三年后他们就在一起,没想到牛事不发马事发,拖到现在了,又出这档事,唉!顺其自然!命中有自然有,命中无莫强求。

  夜深沉,死一般地寂静,赵兴艳的泪水打湿了王晓良的裤子,王晓良说:“妹子,别哭了,只要你过得好,我心里就高兴了。”

  赵兴艳抬起头,双手抱着王晓良的脖子,忧伤地说:“阿良,咋们都五年时间了,在人们的心里早就是破鞋烂梆了,可是,咱们从来就没有肌肤之亲呀,对不起你啊!今晚我把身子给你吧!我是干净的,我嫁那个男人没有碰过我。”

  王晓良摇摇头说:“算了,我得不到的我不要了。”

  赵兴艳的眼泪唰唰流淌下来。

  月儿当顶了,显得孤单凄楚,露水湿透了俩人的头发,他们紧紧地依偎着。

  赵兴艳说:“阿良,明天我就要走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选择嫁给你。”

  王晓良默默无语,他的心是苦涩的。

  赵兴艳轻轻地松开手,说:“阿良,保重,咋们就此别过啦!”

  王晓良说:“明天要不要送你一程?”

  赵兴艳背转身,迈了一步,回过头用力亲了王晓良一大口,说:“不用了,那个男人开车来的,我……走了。”

  王晓良目送着眼前较小女人的背影,心里五味翻涌,泪儿噙满眼眶,攀枝花数上的叶又一片飘落下来。

  一个月后,公墓的拐角处,一个瘦高的男人,蹲在新新的一男一女两块墓碑前,给墓碑的主人献上两束红艳艳的攀枝花,眼睛木柰地看着墓碑的黑体字,流下晶莹的泪滴。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9383 篇 本月投稿:200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