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电什么时候来呀?

时间:2021-09-30 16:36:11字数:11508【  】来源:原创 作者:硅步 点击:0

  昨天放学归来。我和儿子计划好吃鱼和煎蛋。我们在归来的路上,在经过菜市场时,买了鱼和蛋。

  到家后,儿子就径直去拿个碗,打了两个蛋进去,搅开了。我把书包和安全帽放好,进厨房洗手淘米,我才边洗米边问他:“你在干麻呀?”儿子讲:“搅蛋,你给我做个蛋饼。”看他那高兴样,我也高兴地说:“好,我一会给你煎个大蛋饼”。

  他笑着认真地搅着蛋汁。我淘好了米,就把锅坐到电饭煲上,再按开关。却发现灯没亮。我捡查了一下插座,没问题呀!我就返回客厅,按了灯的开关。“怎么没有电呢?”我嘀咕。我又出门查看了一下其他的地方。发现我们整栋楼都没电。

  我去问隔壁的邻居,他讲:“下午2:00就没电了。”我想应是哪里出了故障吧!应该很快就会来电吧!

  我返回家,我想都不确定什么时候才来电,我还是带儿子去外面吃饭吧。我进了厨房,看儿子还在搅蛋。我将电饭煲的电关了,又把锅拿了出来,一边倒水,一边对儿子讲:“没电了,我们去外面吃美食吧!”他很不情愿地说:“我不想去外面吃,我要在家吃,我要在家吃饭。”我说:“没有电,煮不了饭。也不知什么时候来电呢!”儿子说,:“那我的蛋呢?”我没有回答。他又问:“那我的蛋呢?”我说:“放那吧!”他小声地问:“那什么时候来电呀?”我说:“不知道,可能一会就来吧!”儿子笑着讲:“那等它来吧”我说:“不等了,现在天还没黑,我们先去吃饭,吃完正好转一转”。他又问:“那我的蛋呢?”我说:“那等我们吃饭回来,有电了,我再给你煮,煮给你吃”。儿子有点不舍地跟我出了门。

  我们在村边的小店吃了点饭。吃完饭,我们一起去散步,到城西的路边的锻炼场所,这有很多锻炼器材。我们玩了一会。我估摸着,该来电了吧,看了下表7:20,就说:“我们回吧,应该来电了”。儿子欢快地讲:“好啊!”

  我们原路返回。近村,远远看到很多人家的灯都亮了。我认为来电了,就催儿子走快点。7:40,我们回到楼下的小路。我抬头看到,只有一户人家的灯亮着,是那种暗淡的白光。我想:这是台灯吗?难道还没来电!我们走上了楼梯,楼梯的灯都没亮。果然是没有来电!我对儿子讲:“电还没来呢!”儿子像是很不可思议地,又像是很无助地,怎么能不来电呢!他一个劲的问:“什么时候来电呀?”我说:“我不知道。”他一会又问:“什么时候来电呢?”我说:“不知道,也许很快,也许要天亮以后。”“也许要明天!”儿子很不甘,很委屈似地,声音带着哭腔又问:“什么时候来电呢?过几个小时呢?”我讲:“我不知道,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来电啊?”我:“不知道!”

  他问得越多。我答多了,我就有点烦了,莫名其妙的烦。我找了台灯,打开了给他。儿子依然不依不饶的问:“什么时候来电呢?”

  我真不知道!我又去隔壁家问了一下。隔壁的阿姨说:“她刚打电话给房东了,房东说,怎么不早点打电话呀?现在电工都已经下班了!”

  我回屋带儿子到门口。门口的走廊很凉快,走廊前面的楼的灯光也飘了过来,还挺亮的。我给他拿了一个凳子。我自己也拿了一个,坐着陪他。他坐着坐着又很委屈地问:“什么时候来电呀?”。我讲:“你别问,什么时候来电了!我不知道。”隔壁阿姨看到我们。又告诉他说:“刚打过电话给房东了,房东说,电工下班了,不知什么时候才来电呢!”。儿子流着眼泪看着我,又问:“什么时候来电呢?”

  是啊!什么时候来电呢!我都不知道,他那么小又怎么能知道呢!他是多么想有个和他想法差不多的答案告诉他呀!

  我看没办法,关了台灯。我想带他暂时离开这里吧,离开这个黑黑的地方先。我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他不愿意。我拉着他的手,关了门就往楼下走。儿子边走边问:“什么时候来电啊?”我回答不了,就没作声。我想,我给不了他满意的答案,我就陪他走走吧。走到了村口。他总是边走边问我。我又觉得这样走,也没有什么好处。便又带他返回,并威胁他说,别哭啦,把眼泪哭干了,你会变成丑丑的丑八怪。你忘了吗?上次你哭。哭到鼻子和眼睛啊,那个盐水一样的泪水和鼻涕都流出来了,这样会生病的,生病了要去打针,打屁股针哟等等。我又说:“你想打屁股针吗?”他说:“不想!”我就说:“那你就别哭了。”他说:“我不哭了。”

  我们回到楼下,儿子想上楼,但我看他情绪还没稳;我想,回去了,也没有用。我想,和他在楼下再玩会吧。我就到旁边的草地上,蹲了下来。儿子看到我没跟他上楼,便返又跟了过来,继续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呀?什么时候来电了呢?”我生气地讲:“我们在这等,等电来”。我摘狗尾巴草,编圈子。我编了个圆圈给他。我又摘了个狗尾巴草,又编了个圆圈给他。他拿着圈子天真地看着我。一会他就蹲下来看着我编。我编了好几个给他,他忍不住又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我说:“等这边草都摘完了,编完了,我们才回。”他看着我说:“我来摘,你来编吧。”就这样,他一边摘,我一边编,也不知编了多少个。他又问我:“什么时候回呀?”我说:“这里有路灯,回去黑黑的干嘛呀?我们在这编圈子不好吗?”他沉默了一会说:“再编十个吧!我们再编十个就回家吧。”我说:“那你还哭吗?”他没答却问:“那电什么时候来呀?”我说:“我不知道”。

  我又静了一下心,拿了一个编好的圈子,折断一处再拆散成两截,递给他说:“没电了,这电线就像这根草一样,择断了。这头有电,这头没电。我们家在没电的这头,他们有电的在那头。我们这头没电怎么办呢?”我停顿了一会,看他正看着这择断的两截狗尾巴草,我又接着说:“这得等电工来修,电工来把这个电线接好了,那我们就有电了”。我比划着把断的狗尾巴草合在一起。儿子又问:“那电工什么时候来接,在哪接呀?”我讲:“电工下班了,明天上班才来接。”儿子又问:“干嘛下班呀?快点来接嘛。”我说:“那我们放学了,要不要回家呀?”儿子说:“要回”。我说:“那电工下班他也要回家呀。他要明天才上班,上班才来检修。”儿子讲:“我不要他下班。”我又说:“那你放学要不要回家呢?你要不要放学?”他又沉默了,不讲话了。

  不知他是听懂还是没听懂,不一会他又问:“那什么时候来电呢?”我讲:“我不知道,等我们把这些草摘完吧。摘完了,电应该就来了。”过了一会,他又说:“这些草是摘不完的。我们再摘十个回家吧。”我笑着说:“你回家干嘛呀?”他说:“回去睡觉呀!”我说:“好吧!我们再编了十个圈子,我们就回家。”最后我编好了十个圈子,儿子带着上楼回了家。

  回到家后他又问:“什么时候来电呢?”我说:“来电干什么呀?我们还有台灯”。我打开台灯,我很郁闷。我想他肯定是不懂的!

  我默想着, 他走近沉默的我问:“那我怎么洗澡呀?”我说:“我给你抹一下吧”。他又问:“那你呢?”我说:“给你抹好,我再给我自己抹。”然后,我给他洗了脚,抹了身体。他又问:“那我的衣服呢?”我讲:“我给你换上睡衣、睡裤”。抹完,我甩给他衣服,让他自己穿好。我说:“自己把衣服穿好,我去把衣服收了”。我到阳台收了衣服回来,看穿好衣服的他,在床上静静坐着,就说:“去把台灯拿出来呀?”他问:“台灯在哪呀?”我笑:“在厨房呢!”我指着亮灯的地方,“你去拿吧”。他不动。我又说:“你可以的,你去吧。”他下了床,去拿了台灯出来。

  我接着说:“你先做作业”。他又问:“作业在哪啊?”我说:“在书包里啊。”我把他的作业本,一本拼音和一本数学递给他。我讲:“你写作业吧,我去洗澡。”

  等我洗完澡,他作业也写完了。我又让他读了一会拼音,读完,他又喝了点水。我讲:“睡觉吧”。他说:“”那不刷牙了吗?”我讲:“刷呀”。我拿着台灯,带他去厨房刷牙。他边刷牙又边问:“电什么时候来呀?”我讲:“不知道。”他又问:“那我的蛋呢?我什么时候吃呀?”我说:“等电来了我才给你煮。”他又问:“那晚上,蚊子会不会咬我呀?”

  是喔,我都忘了没电电蚊液用不了。我说:“我把蚊帐给你拉上,拉上蚊帐,蚊子就咬不了你了,你放心吧!”

  我们刷完牙。我把蚊帐弄了出来。他说:“这是姐姐的蚊帐。”

  我说:“这个好用。姐姐她去四川了,我们用这个。”

  他说:“那我要告诉姐姐,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你。”

  我说:“你能不能不告诉她呀?”

  他讲:“不能,我要告诉他,看她回来怎么收拾你。”

  我把蚊帐弄好。我让他快点进来睡觉。我说:“我要关门了哟,你快点进来。”他又问:“门锁了吗?”我说:“锁好了”。他又说:“那还没讲睡前故事呢?”。我说:“那你想听什么呀?快进来。”他进了蚊帐,我拉上拉链,接着说:“你先讲一个给我听吧。我听完再讲一个给你听。”

  于是他说:“从前有个蚊子嗡嗡嗡……”讲完,他讲:“我讲完一个简单的故事,到你讲一个复杂的吧”。

  我说:“好吧,我给你讲个复杂的猪小弟的故事吧。”

  他说:“讲个蚊子的故事。我想听蚊子的故事。”

  我没理他,接着说:“从前有个猪小弟,他要去旅行。他来到野外,他看那里好漂亮呀,他就在那里安营扎寨。他搭了一个帐篷,就像我们这个蚊帐一样(儿子眼睛转着看蚊帐)……

  我说:“猪小弟塔好了帐篷。他就要睡觉了。这时一只蚊子飞来。在蚊帐外面嗡嗡的吵。吵得猪小弟没法入睡。猪小弟就把猪蹄伸到蚊帐外面去,他说:“去去去给你个猪蹄啃。吃饱了快走啊,我要睡觉觉。”蚊子呢?它说:“不好吃,不好吃”又嗡嗡的飞。猪小弟讲:“那给你个猪耳朵啃吧,吃饱你快点走。”蚊子嗡嗡嗡的说:“好臭好臭。”蚊子嗡嗡地吵,猪小弟睡不了就生气地说:“那你这也不成吃,那也不吃,你要干嘛?”蚊子说:“”我要吃肉,我要吃肉。”猪小弟,敞开胸怀露出个大肚子说:“给你个大肚子吧,快来吃”。蚊子飞了过来(我一边说一边拉着儿子的手,压到我的肚子上,他的手贴在我肚子上,我就一巴掌。我啪的一声)。猪小弟一巴掌就把蚊子拍成了一朵梅花。”儿子就问:“怎么是个梅花呢?”我说:“他吃了猪血啊。一巴掌下去,红红的,印在手上是不是一朵梅花啊。”他说:“是梅花。”

  儿子终于睡了,安静的笑着。我想,电什么时候来,我也不知道。只是希望,“电什么时候来呢!”儿子都能够从容一点。高兴一点。安静一点。

  “电什么时候来呢?”我都没有答案,儿子那么小又怎么会有答案呢?我想经历过今晚,或许明天他就会更从容一点,更安静一点吧。特以记之。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9019 篇 本月投稿:290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