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

脑残的我

时间:2021-09-19 11:33:11  】来源:原创 作者:靓珏 点击:
没有祥瑞之光,没有喜雀啼鸣,木屋前的小麦垂头丧气,父亲还未筹足半碗玉米糊,我就一意孤行的出世了,就如同家人身上多了个吸血的虱子,没有引起任何邻里的关注。这能怨谁,只怪自己前世没什么功绩值得他人夹道欢迎。我再到人世,义务与责任就是接受磨练,争取更大胜利。我不敢奢求他人有多好,但,我也是有原则的。在我出

  没有祥瑞之光,没有喜雀啼鸣,木屋前的小麦垂头丧气,父亲还未筹足半碗玉米糊,我就一意孤行的出世了,就如同家人身上多了个吸血的虱子,没有引起任何邻里的关注。

  这能怨谁,只怪自己前世没什么功绩值得他人夹道欢迎。我再到人世,义务与责任就是接受磨练,争取更大胜利。

  我不敢奢求他人有多好,但,我也是有原则的。在我出世之前,我恳请观音菩萨仔细遍访了中村乡峨山村委会大村一带最善良的人作为我的父母。我从中精心挑选了勤劳善良的杨氏作为我的母亲,能工巧匠的张氏作为我的父亲。对于这事,我没有征求父母的意见,我担心他们拒绝,原因是我脑残,皮肤黑,长得丑。

  基于不请自来,我深感愧疚,二岁前始终保持沉默,羞于见人,整天象被阳光烫伤的菜秧,弱不禁风的“装病”,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更不愿张开金口。需要郑重声明的是,到了三岁都站不起来这事不能算在我头上,当然我也没有怪罪父母的意思,主要是那年代社会动荡,物质匮乏,人民生活艰辛,天天喝“玻璃汤”,啃阳瓜,肚皮贴脊背,面黄肌瘦,连喘气都费劲,我拿什么力气站起来。可无知的父母却听信了“庸医”,拼尽了每滴汗水,背着我方圆几百里求医问药。

  在我哥哥用拴着绳子的玻璃瓶不断挑逗的愤怒下,我也拼了,先是爬,后是半蹲,历经无数次的摔伤,终于进化成会直立行走的人。当我赤裸着身子敢在土路上横刀立马发起“进攻”时,我哥却躲到学校教室里去了。那时,小学就在我家房背后。早上睁眼,我就跑到教室门口耍流氓,又哭又闹,老师也是助纣为虐,出来就轰我。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拉起小妹就往回跑。

  父母为了养家糊口,还要归还分家时欠下的债务,起早贪黑,我睡了他们没回来,我起来,他们早不知去那块地里干活去了。那时,包产到户刚实施,我家田地既散又远,还有一条走路打抖的老黄牛和3只仅活了半年的山羊,大人照管不了我,我得带着小妹玩泥巴,捡小石子,捉蚂蚁,经常忙得睡死在大路上、石堆里,“报仇”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一天见不到哥哥就想哭。可学校就是天堂乐园这个理念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坚持不懈的一哭二闹胡搅蛮缠,终于博得老师的同情,同意我破例背着妹妹插班陪读。读了一个月,我才知道我不是读书的料,汉语拼音和阿拉伯数字非同我一宇宙,对我充满敌意。走起,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半年后的不知何时,我父亲听到村里人说我这个满嘴鼻涕都不会擦的憨儿子怎么可能读好书的传言,发起牛脾气,非逼着我再回班读书不可。我想想也是,在这唯有读书方可成人的今天,不会识文断字,形同盲人,我脑子已残,如果眼睛又形同虚设,我怎么完成二次来世的磨练。从此,我奋发读书,白天不行晚上,晚上不行就半夜。真的,那年代,家乡没有电,家里没有油灯,但我经常半夜饿醒就一遍一遍扒手指,数竹条,背乘法口诀,终于搞清楚到底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还是“楼下楼上,电灯电话”。

  狗不嫌家贫。我不能狗都不如。再说,家里遇到多大的困难,父母几个月没吃过一顿饱饭,也没有把我送回西方极乐世界。我脑子不好,这事要是算在父母头上,那是要天打五雷轰的,谁不想有个聪明的儿子。寻死吧,上吊、喝农药、跳楼,办法不是没有。但这又对得起谁,我来世时,没有征求过父母意见,我可是强送的赠品,还争抢了妹妹稳座第二把交椅的机会,特别是,此生不精彩,重生又如何。

  “苦不死,就往死里苦”、“拼得赢是拼,拼不赢也要拼”。现在说起来都觉得搞笑,那时的我拼劲达到走火入魔的成度,即使解小便,我都算着小便淌到那儿,我就会有什么样的成就。我常常书不离手,包不离背,当时的情景到经历历在目。后里,为帮助我说话,我父亲买了个收音机,我就天天听儿歌,听新闻,通过不同方式提高语言表达能力。

  很幸运,我一生中遇到的老师都特别优秀,特别关心我,我的学习成绩不好不坏,平平常常,但我坚信,我最终是要走出大山的。可悲的是,我家乡的生活状况始终没改变,买救济粮,买高价米,伴随了我的整个童年、我的少年。我在读四、五年级期间,每个星期天,父亲抬圆木,我抬子,披星戴月一天来回步行100多公里到元谋羊街换包谷、买麦面以度五口之家的日子。有一次,我父子俩的木头在半道上被不带刀枪的执法人员给劫了,我父亲眼含泪水悲痛欲绝,两手空空无钱再赶往羊街买粮食,苦闷的往回走。同路人望着我饥饿难耐,就与父亲商量,叫我陪着去上街,吃碗凉粉再回来。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香最可口的凉粉。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也不知发什么呆,我就这样被丢失了。

  可怜的父母,可怜的亲戚,哭干了眼泪也想不出报警,我,已不知下落,死活不明。三天后,我学着小米渣与世抗争,“我会回来的”。

  用尽了吃奶的拼劲,考入了中村中学。为防止丢失,我被寄宿在熟人家里,同时,利用周末帮助其干些体力活,混口饭解决饥荒。

  付出不等于回报,我再怎么努力,脑残严重影响了我的学习,中考仅达到高中分数线,且高中录取通知书被那个龟儿子给盗取了,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直到现在,我都在想,如果我发现了这一土匪、强盗,我会

  补习吧,一来家里没钱,我已对不起我的小妹,她因我而辍学,二来政策也不允许考上高中人员再去补习。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哥哥、小妹和辅导老师陈显荣校长,为我提供了自学的“研究生”生涯平台。

  当拿到楚雄民族中等专业学校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仰天长叹,放声大哭,但至今无人知晓,更无人体会。参加工作二十五年,我从小办事员、办事处党支部书记干起,一路风风雨雨,艰难险阻,我不气馁,不忘初心,始终不渝,坚定信念,认真做好每点滴滴,终于踏上了时代的班列。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作者资料
    心怡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9898 篇 本月投稿:340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作者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