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老街故事

时间:2021-08-11 16:03:56字数:6543【  】来源:原创 作者:短文学用户7263 点击:0

  老街实际上是一个集镇,人们到集镇上去办事购物,都说是上街去,而不说到镇上去。老街北倚潮河,有一条南北向的街中心河和潮河交叉口处是一个非常理想的船舶停靠港湾,明朝时就有商贾来此居住经商,人们从四面八方来此购物销货,逐步形成一个集镇,因港而兴,得名双港。走在双港街上,映入眼帘的到处是老式青砖黛瓦建筑,历尽岁月的沧桑,显得古朴凝重。

  老街在我们庄子北边,少儿时期,学习不紧张,但家务劳动较多,上趟街也不容易,有机会上街,放飞自己的心情,是一件幸事,从老家步行到双港中学只有六华里,它的北边就是集镇的各种设施,因而到双港中学就算是进入老街了。孩提时代,双港中学是我们心中的圣地,这里有宽阔的操场,多栋明亮的大瓦房教室。据说这里有一位学生,每天早上天蒙蒙亮就到中学东边的坟堆边背书,在恢复考高后的第二年考上了清华,几年之后我到全县最高学府的响水中学读书,看到贴在墙上高考成绩榜,排第一位是山东大学,在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的地方,考上清华,那可不是一般的牛人,他常常被老师作为鼓励我们努力学习一个榜样。

  在向北走100米,就是乡食品站,食品站常年污水漫溢,臭气熏天,但工作人员非常神气,逢年过节想买一点肥肉,还要点头哈腰递上一支香烟,食品站有一工作人员,胖胖墩墩,当时人们普遍精瘦,据说他竟然有二百来斤,成为全公社人人皆知的名人,人们背地称之为“肥猫”,一见面则谄媚叫着“王站长”。紧接着食品站的是粮管所,所内有三个圆尖顶的仓库,粮管所的人也挺神气,在收公粮时吆五喝六,人们小心地应付着站内工作人员,害怕出售的粮食被多打折。

  在粮管所的西边就是老街因而得名的地方—双港码头,听老人讲,老街依河而建,一直比较繁华,码头的作用不可抹杀,河的北边方圆几里内,没有像样的集镇,人们坐着轮渡到老街购物销货。改革开放后,码头开始繁忙起来,不时有些砂石船停靠,抬砂石是一项重体力活,周围不少农民靠抬砂石过上富足的生活,我有一个表姐十五六岁就在码头上做活,十七八岁就开始抬砂石,因常年在太阳下做活,脸膛黝黑,抬砂石可不含糊,每次可抬二百多斤,走在踏板上,步履稳健,后来她嫁给了陈港一户人家,靠勤劳走上富裕之路。

  紧接着码头的南方,在中心河上有一水闸,少儿们经常登上闸顶,和风拂面,登高眺望,潮河波涛汹涌,舟楫点点,对岸芦荡绵延不断,村落星罗棋布,此时忘乎所以,心旷神怡。

  水闸的西边就是老街的正街了,老街的老主要体现在这里。这里多为民居,青砖小瓦,飞檐翘角,楼阁有许多人家单用杉木制成,古色古香,正门多为插排门,由于年代久远,门板都是深褐色,古典凝重,看到全街几乎都是这样的建筑,想想我们的村庄清一色的茅草房,心生羡慕。大街上的路全部为青条石铺成,见不着半点泥土,人们都说双港街不管下多大雨都不漫,我有点不信,直到有一天夏天在街上玩,突然下起了雷暴雨,雨水如注,下了足有半个时辰,雨停了,到街上一看,好神奇耶,路面上真的没有积水,我对路面进行了仔细观察发现,每块大青色之间都有缝隙,下面肯定是有一个通道,雨水顺着通道直接流向了潮河,潮河是入海河道,双港离海口近,不管多大雨水,会及时注入大海。

  上老街一定要去供销社,处于正街上的供销社六七丈长,两丈多宽,红砖红瓦,显得特别,夏天热气蒸人,唯有供销社凉快,逛了半天的街,站在供销社的大电风扇下,别提多么惬意。在凭票供应的年代,营业员整天冷脸待人,买东西要喊“师傅”“请”等词,现在可好,到哪买东西,服务态度都是五星级的,顾客从“孙子”变城了“上帝”。大人们到供销社主要是买日用品,而少儿主要盯着玩具看,特别是小汽车和真的一模一样,是多么诱人呀,看看价格,乖乖竟然是八角五分,那可是天文数据呀,大部分人望车兴叹,听说二队的小四旺就有这样一辆小汽车,全大队的少儿都知道。

  在老街正街中部偏西的地方,有一条南北向的街道,大约200长,与正街形成一个丁字型,这里主要经销扫把、铁锹、镰刀、锄头等劳动日用工具,这些对于少儿而言,都不甚感兴趣,唯有丁字街拐角处有一家炸“油鬼”的,飘出的香味浓郁,害的多少少儿直咽口水,有一年秋天,大哥带我上街,花了自己多日的积蓄,买了一根“油鬼”给我,一口下去满嘴油香,吃了两口,递给大哥,他又推了回来,就这样我独享了一根“油鬼”。在丁字街南首,有一个浴室,每年要到腊月二十几才营业,门票五角,相当于一个壮劳力一天半的工分钱,到浴室洗把澡,真正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正街西南方向是公社电影院,记得在1975年学校组织我们到公社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电影名字叫《决裂》,大部分内容已记不清了,其中有一段是一位教授给农业大学的大学生讲“马尾巴的功能”,成为当时的流行语,意思是无用的知识,当时大家立场非常明确,即这种教学应该受到否定批判,现在想起来,我到不明白了,教授是该教这种冷僻专业知识呢,还是不该教呢。

  自工作以后,已有多年没去老街了,有时梦中会造访老街。那是一个五星级的旅游景区,老街明清建筑鳞次栉比,各种风味小吃应有尽有,东有龙王庙,西有二郎神庙,在潮河和镇中心河交叉处是一个游乐场,数十首游艇满载游客在潮河里来回穿梭,一天游玩下来,慢慢地品尝鲜美的鲈鱼,静静赏看潮河美丽的夜景,一切烦恼尽抛脑后,心情舒畅,快哉!快哉!梦想时分,一想到这不是事实,不免又忧伤起来。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心怡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心怡 会员等级:文学童生 用户积分:157 投稿总数:9407 篇 本月投稿:196 篇 登录次数: 4 他的生日:04-08 注册时间: 2013-08-16 10:43:39 最后登录: 2021-07-25 23:16:53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