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替身之3条命下

散文
时间:2012-09-27 12:23:24字数:18640【  】来源:原创 作者:一淇品牌王立刚 点击:0

  三
  
  “咳!咳!哈??????”张岚趴在浴缸的边上一边咳嗽着一边喘着粗气。那个手机的铃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响了。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张岚终于缓了过来。张岚裹上浴巾从浴缸走了出来,从皂台上把手机拿了起来,心说刚才那惊魂的一幕多亏了这个救命的电话了。
  
  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小峰的电话。张岚犹豫了一下,还是打过去了。
  
  “岚姐,我正要给你再给你打一遍呢,岚姐,今天我看到您精神状态不太好啊,是不是您哪里不舒服啊?”电话那头小峰关切道。
  
  “小峰啊,刚才谢谢你了,你几乎救了我一命啊”张岚道。
  
  “救您一命?怎么了岚姐,您没事吧?发生了什么事?”小峰急切的问道。
  
  “嗯??????”张岚沉吟了一下,又道:“小峰你在哪?现在方便吗?我想和你说说话。”
  
  “啊?啊??????啊!”小峰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连忙道:“行!行!行!岚姐我在哪等您?还是??????”
  
  “你去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吧,在那等我,我一会儿就到。”张岚慢慢地说道。
  
  半个小时之后??????
  
  咖啡厅内小峰和张岚正在攀谈,张岚把自己刚才的经历跟小峰说了一遍,起初小峰也很惊讶,不过后来好像想到些什么,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岚姐!”
  
  “嗯?”张岚道。
  
  “您的情况我好像听我姐说过,当然了,只是大概和你说的差不多。”小峰道。
  
  “你姐?你姐是做什么的?”张岚有一点好奇道。
  
  “我姐以前是医生,不过三个月前出了点意外,就一直在家呆着,而且还经常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有时候就跟我讲一些神啊鬼啊的故事。”小峰顿了一下又道:“岚姐,您的??????您的未婚夫,是在水上??????没的”小峰极力避开敏感的字眼。
  
  “恩,他确实,确实在海上去世的。”张岚默默地答道。
  
  “啊,如果据我姐姐的说法就是,他现在在找替身。”小峰道。
  
  “替身?”张岚道。
  
  “对,我姐姐说过,非正常死亡的人都属于横死的,横死的人据说进不了鬼门关,不能并入轮回,如果想要投胎的话就必须要找个替身,这个替身就是能替他在阳间飘荡的人。而且是什么样的鬼找什么样的替身。就是如果他是上吊死的,他就要诱导一个人去上吊,然后去当他的替身。而您的未婚夫是,是死在水上的,他就必须要找到一个死在水上的人。”小峰详细地为张岚解释道。
  
  听到小峰一番话,张岚感到一种莫名的难过,可能是因为自己曾经爱过的人现在又要害自己伤心。张岚清了清嗓子道:“也就是说,我的未婚夫要找我去做他的替身呗!”
  
  小峰看到了张岚的难过,连忙说道:“岚姐,其实您也不必难过,鬼这个东西是没有感情的,它只是最容易去找生前和他有干系人。要么是亲人,要么是仇人,鬼魂是不会思考的。”
  
  “啊,是这样。”听完小峰的话,张岚心里有一点的宽慰,但是还是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啊。那然后怎么办啊?自己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说实话当初未婚夫死的时候张岚确实也想过一死了之,可是后来家里面人的劝阻和关爱就没有死成,那段最痛苦的日子给度过去之后,后来就没有死的想法了。张岚又问小峰道:“那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这个东西啊?”
  
  “啊??????这个刚才,我倒是想了,不过具体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做,我可以带你去找我的姐姐,她一定能够帮你!”小峰道。
  
  “你姐姐?你姐姐住在哪啊?”张岚也想到了小峰她的姐姐既然能告诉他那么多东西,也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样吧,现在也不早了,我看你那也不怎么安全,你和我去我家吧。”小峰满脸认真地看着张岚道。
  
  “去你家?”张岚一愣。
  
  “放心吧,我和姐姐住在一起的。”小峰微笑道。
  
  “那好吧,那可真要谢谢你了!”张岚也示意微笑了一下。
  
  张岚家中
  
  三个人坐在沙发,小峰的姐姐和张岚对面而坐,小峰坐在中间。
  
  张岚开口对着小峰的姐姐开口说道:“窦姐,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小峰和他的姐姐姓窦,小峰原名窦峰,他姐姐叫窦雪)
  
  窦姐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张岚道:“要是这么说你还是真的让水鬼给觅上了。多长时间了?就是你什么时候感觉心里不舒服的?”
  
  张岚看着窦姐,总是感觉这个人似乎是冷冰冰的,无论是语言还是表情,心想会不会以前当过大夫的原因呢?不过自己现在是求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张岚道:“大概是从昨天早上开始的。”
  
  “也就是才两天,没事,还有办法。”窦姐道。
  
  张岚听到后心里一阵窃喜,开口道:“窦姐,那我该??????怎么做呢?”
  
  窦姐依然面无表情说道:“今天你就在这睡吧,明天你也别上班了,休息一天,我这就一会帮你写道符,你贴身带着。”
  
  说完窦姐就去了里屋,不一会手里捧着一个黄色的盒子出来了。
  
  “姐啊,这是什么啊,我怎么没见过。”小峰笑嘻嘻地问窦姐。
  
  窦姐没有理睬小峰,而是自顾自得把那个黄色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支毛笔。几张两寸长一寸宽的兽皮,看不出来是什么动物的。又从里面拿出一个砚台和一个瓷瓶。然后她把那个瓷瓶打开,从里面到出来一些红色的粉末,倒在了砚台里面。伸手招呼了一下小峰,“去,把茶水给我拿来。”
  
  小峰也没见过他姐姐的这个架势,不过还是溜溜去把茶壶拿了过来。走到窦姐跟前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姐,这个红色的是什么啊?”
  
  窦姐伸手接过茶壶也没有抬头看小峰。只是嘴里冷冷地说了一句:“朱砂。”
  
  窦姐用茶水和着朱砂,又用毛笔添了添。对着张岚道“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张岚不假思索地就说了出来,可是当她说完之后她发现窦姐迟迟没有动笔。嘴里叨念什么,也听不太清。
  
  小峰在旁边见状说道:“姐,你怎么了?”
  
  “没事!”窦姐答了一句。然后刷刷点点地在兽皮上写了两行字,手顿了一下,又把兽皮翻转过来,在后面也写了两行字。写完之后,窦姐又从黄盒子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小布袋,惨白的眼色,在张岚的眼里就好像看到了太平间盖着尸体身上的白布。
  
  张岚眼神定了一下,马上回过神来了,心说自己实在是太敏感了。
  
  窦姐此时又在那个白布带上栓了根黄绳,做成一个项链的形状。递给了张岚。说道:“你把它戴在脖子上,这两天不要动它。明天晚上我陪你去你家,我帮你把那个水鬼给驱了。”
  
  张岚把布袋跨在了脖子上,对着窦姐说:“那就有劳您了。”
  
  “没事!”窦姐说完用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又道:“今晚你就和我睡这屋吧!恩??????时候也不早了,咱们这就休息吧。”
  
  张岚下意识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
  
  “恩!”张岚答应了一句,就径直走向了窦姐的房间。
  
  窦姐起身去关灯,张岚无意间了回头看了看,阳台的灯还在亮着,灯光下映出了小峰的影子还有窦姐的影子。
  
  张岚眼睛一愣,站住了脚步。
  
  因为她看到了小峰的影子,是一个,而窦姐的影子??????却是两个!
  
  四
  
  窦姐走到了张岚的面前,说道:“怎么了?”
  
  张岚看见了窦姐也会过神来,“没事,没事。进屋吧。”
  
  进了屋子,张岚躺在床上,本想说出来但是又想了想,还是先别说了。这个古怪的女人也许有什么秘密吧,不管怎么样,只要是能帮到自己一切都无所谓。
  
  这一觉,张岚睡得很沉,也做了许多奇怪的梦,这次她没有梦到她的未婚夫,却梦到了一所医院,梦到了窦姐拿着手术刀,在那里作着手术,又梦到了许多人的哭声。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游客一样,在医院里面走了一趟。就当自己走到了医院走廊的尽头的时候,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自己的后面传来,自己猛地一回头。一个满头白发但杂乱蓬松身着白衣的男人,手里拎着一个血红的布条向自己跑来,不,那是不是布条,那是??????他的肠子。那个男人一边跑着,一边嘴里说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啊?!”张岚一惊,坐了起来,醒了。
  
  张岚看了看手表,已经上午十一点了。张岚下了床,走进了大厅,看到小峰正在茶几旁边正削苹果呢。
  
  小峰也看到张岚,放下手里的苹果说道:“你醒了?”
  
  “嗯,这一觉睡得可是时间够长的了。”张岚道。
  
  “你还没吃东西呢吧,我去给你端粥。早上吃完我就热着呢。”小峰说完就起身去了厨房。
  
  张岚没有拦小峰,自己确实有点饿了。看着小峰走了顺嘴有说了一句,“今天你怎么没上班呢?”
  
  小峰一边从厨房里端出一碗粥,一边答道:“早上我已经和经理说了,我也和经理请了假了。我准备在家陪陪你。”
  
  “呵呵,那谢谢你了。”说着张岚端过小峰手里面热粥。
  
  张岚一边吃着粥一边和小峰聊着天,张岚也是就有意无意打听了窦姐的情况。
  
  原来之前小峰说的那个事故是窦姐以前给别人做手术时动错了刀子,送一条人命。就说那个死去病人还是一个很有名的商人,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后来医院才把她开除的。
  
  聊着聊着,小峰从茶几柜里面抽出了一张报纸。指着上面的一个地方,对着张岚道:“这就是当天的那个新闻,我姐姐对那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张报纸也一直留了下来。”
  
  张岚伸手接过报纸。看了看那条新闻,也没怎么太留意就又放在了茶几上。
  
  “哎哟,我差点忘了!”小峰在旁边一拍脑门。
  
  “怎么了?”张岚看了看小峰。
  
  “我姐姐临出门前跟我说了,叫我去买个DV机。我把这茬给忘了。”小峰懊悔道。
  
  “买DV机?做什么啊?”张岚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是我姐姐吩咐,而且还告诉我一定要买。这样吧,我去买,你先在家待一会儿,这是房门的钥匙,不过你要是出门的话,可要小心,我姐姐让我告诉你最好的话,能不出门尽然不要出门。”小峰把钥匙放在了茶几上就走了。
  
  家里就剩下张岚自己了,她摆弄摆弄了钥匙,又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看了一会儿电视,还是感觉无聊。顺手又拿起了那张报纸,仔细又看了看那条新闻。看着看着,怎么感觉报纸病人的那张照片怎么那么眼熟啊。仔细一想,一身的冷汗,这不就是我梦到那个男的嘛!
  
  张岚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尤其他又看到上面那个男人的名字和死亡的时间的时候,浑身一激灵,因为这个名字和这个时间她好像见过,就在窦姐给她写符的时候。
  
  张岚连忙从脖子上把那个布袋拿了下来,拆开布袋把里面的兽皮拿了出来。兽皮是卷着的,打开一看,正面是她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翻开一看??????正是那个男人名字还有那个男人的死亡时间。
  
  张岚又提鼻子一闻,那个兽皮上竟然发出一种腥臭的味道,上面的红字就像是用血写出来后风干的样子。
  
  “当!”“当!”“当!”有人敲门,张岚急忙把那个兽皮符卷起放在了布袋里面。但是这次她没有戴在脖子上,而是装进了口袋里。
  
  “谁啊?”张岚向着门口走去。
  
  “是我啊,岚姐。”听声音是小峰的。
  
  张岚打开了门,看到小峰手里拿这一个DV站在了门口。“小峰,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张岚有点紧张的说着。
  
  “这已经不早,我挑了差不多小半天呢。”说着小峰走进了屋,抬头看了看墙上时钟道:“唷!都七点多了。我姐回来了么?”
  
  “没有。窦姐今天出去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么?”张岚现在感觉这个窦姐是越来越神秘了。
  
  “具体的我倒是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姐姐临走的时候说是去弄一些晚上驱鬼用的东西。说是下午就能回来,这么现在还没回来呢?”小峰说着眼睛不由自主的又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
  
  正在这个时候,就听到门外有钥匙串的声音。“哗啦”“哗啦”“咔”门开了,门口站着的正是窦姐。
  
  窦姐没有进屋,对着小峰说道“我让你买的DV买了么?”
  
  “买了,这不就在这么。”小峰说着把手里的DV机和遥控器递给了窦姐。
  
  窦姐打开了看了看,自言自语道:“恩,行电池够用。”突然转过头对着张岚说道:“我就不进屋了,咱们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哦。”张岚答应了一声,走到了衣架把外衣取了下来。然后默默地把那个布袋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攥到了手里。
  
  张岚跟着窦姐走到了门口,小峰也跟了出来。只见窦姐瞪了一下小峰道:“你在家呆着,我们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哦。”小峰低着头又回去了。
  
  窦姐把放在楼道里的小包拿起挎在了胳膊上,径直走下楼去。张岚没有满上跟去,而是低头假装摆弄裤腿。偷眼看了看窦姐,发现她已经下去了,然后张岚悄悄的把那个布袋丢到了墙角里。然后快步跟到了窦姐的后面。
  
  两人打着车很快就到了张岚家的楼下。张岚带着窦姐走到了她家的门口,打开了房门把窦姐请到屋里,自己也进了屋,随手就要把门关上。只见窦姐用手一拦,“不能关门!”
  
  “哦。”张岚答应了一句然后跟着窦姐走进了大厅。
  
  窦姐进屋之后脸色凝重,左右观察着。突然她盯到了一个墙角上,从各个角度都看一下,然后找了个凳子把DV固定在那个墙角上。
  
  “来,你做在这。”窦姐指着餐桌上的一个椅子对着张岚说道。
  
  五
  
  张岚做到了椅子上,窦姐就站在她的对面。张岚注视着窦姐,窦姐也注视着她。张岚突然感到一种错觉,窦姐的脸上似乎有一种难以发觉的笑容。
  
  突然,窦姐说话了。“张岚,你知道这么才能知道一个是不是呗鬼给觅上了么。”
  
  张岚没有说话,窦姐却走到了张岚的旁边对着张岚说:“你看地下,正常人的影子是一个,而你的影子却是两个,而我的也是两个。”
  
  张岚偷看了看窦姐,窦姐那种冰冷的眼神,似乎像是一只毒蛇在死死地盯着她。
  
  窦姐又走到了张岚的对面,轻轻把她的包开了,从里面拿出了一把一把的手术刀,还有一个白色的小包裹。
  
  窦姐盯着张岚慢慢地说道:“张岚,说实话,我并不想害你,大家都是被鬼要抓了替身的。我很同情你,不过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我虽然有办法让那个东西不能直接杀了我。但是他却在每天晚上都在梦里折磨我。我都要疯了,如果我还有办法的话,我也不能出此下策。”
  
  此时的张岚只感觉脑后凉风阵阵,头皮发麻。心说自己是彻底上了窦姐的当了,今天肯定是过不去,但是即使要死还是做个明白鬼的好。“好吧,那你告诉我吧,我认了。为什么是我?还有那个布袋是什么东西?”
  
  “你被水鬼选上了,身上阴气就会加重。只有这样别的鬼才能近你的身,而且我为你写的那道符,用的白鼠皮做的。老鼠每天都在地下活动,他们的毛皮阴气是最重的。还有,我为了让那个死鬼找上你,特意用了我的血制成的粉末研的墨。”窦姐阴森森地说道。
  
  “你还有什么问题,要是没有的话,上路吧。这个是那个死鬼的骨灰,只要我把它打开。你就会失去意识,自己就会拿着这些刀来了断自己。放心吧,我帮你查了你的生辰八字。是大富大贵的命相,死后不需要什么替身也能投胎的。”说着窦姐手里攥着DV的遥控器,按下开始键。然后慢慢地打开了那个包裹。
  
  “岚姐你那个布袋掉到了门口了。我特意赶来给你送过来。”小峰赫然站在了门口。
  
  “啊?”窦姐急忙裹上包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阵旋风从门口刮进,落在了骨灰上。这阵旋风在骨灰中打了卷扬起一股烟雾,这股烟雾直接扑到了小峰的身上。
  
  小峰的眼睛好像死了一样失去了光泽,径直走向了桌子上的手术刀。边走还边说了一句话:“姐,这把刀不错,借我玩玩。”
  
  窦姐伸手去挡住小峰,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小峰的力量大的出奇,一下子就把窦姐扔到了一旁。
  
  窦姐迅速地爬了起来,伸手摘下脖子上辟邪的玉佩,准备套在小峰的脖子上。可是刚走到小峰身旁,又被小峰扔了一个跟头。她的玉佩也飞了出去,玉佩飞的方向不偏不倚的落在张岚的身上。
  
  这时小峰已经把刀攥到了手里,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血流满地,小峰倒在血泊当中。
  
  “哗??????”“哗??????”“哗??????”突然间张岚屋子里的所有的水龙头都自动地打开了,哗哗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
  
  此时,窦姐的眼睛也定上了。径直跑向的卫生间的水池??????
  
  后记
  
  后来张岚报了案,警察过来取证,发现的墙角的DV,这一个窦姐准备逃离法网的工具录下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张岚因此也脱了干系。
  


【责任编辑:凌木千雪】

写的比较精彩,也有点吓人。作者辛苦了哈!双节快乐!

TAG标签:

【审核人:站长】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