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耽美文学 ----- 美文,散文,小说 ,诗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诗词歌赋 精短小说 爱情文章 生活随笔 校园文章 人生哲理 优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创空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精短故事 > 民间故事>文章详细内容页

刘湘如:黄昏的光亮

时间:2020-04-22 00:27:10字数:8474【  】来源:原创 作者:林林 点击:0

  明代,一个暮春的初夜。

  魏峨壮丽的宫庭里,展开了一片灿然的灯火。宫中上下,饱食终日的人们,正沉醉于温馨的春梦之国。冷清寂寥的御花园中,年已古稀的太祖朱元璋,却在不安地踱着方步。从他焦虑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很不平静。究竟是什么事使他这般忧思忡忡?

  原来,西南边境近来不断送来报告:一些地方官员为了牟取暴利,和投机商人互相勾结,私自贩卖茶叶等违禁物品出境。更为痛心的是:有的朝庭封疆大吏为了营私肥已,居然借贩茶叶之机,把大批的军马贩向国外。这些马匹,正是边防急需的护国军马啊。他曾为这类事多次下过旨谕:“禁贩军马,不可不严!”可是事隔至今,还是有那么一些要钱不要命的人,公然违反禁令。看来,朝廷的中央大员官吏中,也有人手脚不清,私受贿赂。—想到此,朱元璋苍老的脸上,便不禁结起了紧紧的眉锁。

  后宫深院的桃花在流水中飘逝。他面对自己踽踽独行的影子,又一次想到自己的戎马生涯和建功创业的道路。从率众起义浴血奋战,到即皇帝位于应天(南京),他倾注过多少心血啊!“天下初定,百姓财力困难,好比小鸟不能拔羽,新树不可摇根……”为了社稷安存,他曾谆谆告诫手下的官员们不要横征暴敛,贪赃扰民,营私误国。而今,自己渐渐衰老了,怎么能忍心让自己亲手创建的大明江山,沦落于一群败家子的手中啊!他这样想着,心中就燃烧着一股股烈火。

  正在这时,他派出勘察民情的官员前来秉报说:前日又有百余车禁品和大批军马私偷出边境,目前已被查获,封存待命。

  朱元璋听罢,在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随之倒吸了一口凉气。经过冷静的思考,他决定在次日早朝之时,当着文武百官,晓谕六部,再申明禁令,严惩贪官犯民。

  这是洪武三十年的四月,在远离皇城的汉中地区,又是一番情形:这一天艳阳高照,南郑县大街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商贩。在一片叫卖声中,忽然一阵骚乱,成群的买卖人,张惶失措地弃担丢车而逃。人们留心细看,只见从南郑县大街的一侧,冲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人。他们举着旗号,横冲直撞地冲进了县衙门,领头的人三十多岁年纪,肥胖的身躯上长着个小小的脑袋,满脸盛气凌人。此人名唤周保,是驸马欧阳伦手下的得力打手,仗着主子的势焰,干尽坏事。此刻,县官不敢冒然行动,遂问:“你是从哪里来的?到此有何公干?”

  周保竖起大拇指指着自己说:“爷们是驸马爷欧阳伦大人派来的,叫爷们到贵县借一百辆大车一用,赶快备车!”

  县官听罢,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换了一副笑脸说:“失敬,失敬!只是一百辆大车一时难以备齐,请改日再来。”

  周保手指县官狠狠骂道:“明日爷们来取大车,必须车马备齐。如有不怠,当心你的脑袋!”说着扬长而去,这边吓坏了县官,当即差人奔赴各地,连夜为附马大人筹备车马。

  次日响午,南郑县衙门前列起了长长的车队。为首的一列大车,标着驸马爷姓氏记号的官旗猎猎飘荡,周保一行人得意洋洋地赶来了。他们如愿以偿地押着一百大车茶叶和军马,浩浩荡荡地向边境出发了。一路上,关卡的守吏,听说是附马爷欧阳伦的车子,谁敢阻拦?都顺顺当当地放行了。周保等见此光景,更是狐假虎威,大声吆喝。不可一世的威风,显扬于大车腾起的滚滚烟尘之中。

  几天之后,这行人来到兰州黄河大桥。这里设有很严的关卡,因为过了关卡不远,就是边境,所以查问的特别慎重。

  河桥吏是位办事认真的清吏,他见到这伙毫无顾忌的打着官府招牌的人,感到十分可疑,当即命令手下上前盘问搜车。周保大喝一声:“不许动手,这是驸马爷欧阳大人的车子,谁敢碰!”

  河桥吏见他们车上装的全都是违禁物品,依然是十分坚决的语气:“不许走,皇上有令!私贩茶叶或军马过境者杀!这些车辆应该扣留!”

  周保哪里睬他?立即令一批恶奴,围上河桥吏便拳打脚踢。河桥吏一边抵挡,一边对守桥的士兵们高喊:“把他们的车子扣住!”士兵们刚刚围拢过来,周保已挥动重棍,向河桥吏的头上猛击下去。河桥吏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顿时满地鲜血淋漓。周保见此情景,哈哈大笑,一边得意地晃着自己的小脑袋,一边举起驸马爷欧阳伦的手令,向守桥士兵威吓道:“谁敢违抗驸马爷手令,叫你们死在眼前,灭门九族!”

  兵士们面面相觑,失去了主张,想到小小河桥吏岂可与当朝驸马爷为敌?他们只得从血泊中救起河桥吏,忍声吞气地给车子放行了。

  夜已深,黄河大桥恢复了自己的平静,已是鼓打二更了。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河桥吏,仍强忍着疼痛和耻辱,伏在案前。他决心给皇上上书,陈述一百车茶叶军马等抗禁物品出境的经过。要求皇上依法惩办驸马爷欧阳伦及其横行霸道的恶奴。

  半月之后,兰州河桥吏的上书辗转到达了朱元璋的手中。

  庄严壮丽的金銮殿上,朱元璋满脸怒容,心事重重。他刚刚阅罢河桥吏的奏折,昨晚又接见过专程来京禀报的邓文铿。当他得知这次抗禁私贩茶叶军马出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爱婿欧阳伦时,他的心头受到了极大的震动!逆臣贪官不仅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而且竟是自己的亲属!如不严加以惩罚,怎能向满朝文武和全国百姓交代呀?尤其是欧阳伦在违禁出境的同时,竟敢仗势器张,唆使自己的恶奴打伤严于执法的河桥吏,此事更是民情难容!国法难容!天理难容!驸马欧阳伦损国私已,不单是坑害大明江山,也是给自己的脸上抹黑呀!

  是的,知法犯法,以身试法,岂能宽容?欧阳伦理当处以死刑!太祖在心中暗暗下着决心。转而又想到:如果欧阳伦斩首,女儿安庆公主,岂不从此孤单一人,成了寡妇了么?想到安庆公主自幼随已生活,父女情深义重,难舍难分,自己又年迈身衰,难以久留人世,如果女儿不幸,也是自己一生中最后留下的大憾啊……左思右想,思前顾后,他的疲惫苍黄的眼角,不觉暗暗地湿润了起来。

  站在阶下的文武百官,大都看出了太祖的心事。一些与欧阳伦有牵扯的脏官,纷纷跪拜在地,替欧阳伦求情担保,恳求道:“万岁开恩,免驸马死罪。”朱元璋正犹豫不决之际,忽听有人呼“万岁”,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臣,掳襟屈肘跪于殿下,此人正是专程来京的邓文铿。只见他语重心长地向太祖奏道:“太祖建业之难,四海所闻。然创业难,守业不易……我主万岁曾为惩治贪官污吏,屡颁刑律,而贪官劣迹,依然时有所闻。恶病不除,太祖之业何以能保?逆臣不绝,大明江山何能太平?今天下虽平,然边境之夷时有骚扰;国民不得安宁。私贩不禁,军马何来?太祖若非大义灭亲,严惩驸马,何以服天下之心?天下之心不服,何以固一统江山?”

  朱元璋昏花的眼光悠然一亮,他微微地点点头,深情地说道:“爱卿一片报国之心,朕且受矣!”说罢,立颂圣旨三道:

  一:罪臣欧阳伦赐死;

  二:恶奴周保重责四十大棍禁入死牢待斩;

  三、兰州河桥吏,效忠职守,严于执法,御授金匾以嘉奖,特派使臣前往慰问。

  宣腾一时的驸马大案,终于公正地了结了。京都上下的臣民们,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第二年,即明洪武三十一年,朱元璋病故,他在弥留之际,依然念着他亲手创立的大明江山,希望能长治久安。当史学家们拿起笔来为他写传的时候,无论怎样评价这位来自乡野的明代开国皇帝,且莫忘记他晚年尚能执法如山,大义灭亲的一例。这一点委实是难能可贵的。

TAG标签:

【审核人:雨祺】

------分隔线----------------------------
文友推荐
 
打赏作者
 
------分隔线----------------------------
本文最近访客
发布者资料
    林林 本文作者文集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会员名称:林林 会员等级:文学举人 用户积分:607 投稿总数:436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录次数: 54 他的生日:09-21 注册时间: 2010-11-24 13:36:47 最后登录: 2021-03-15 22:16:19
您最近浏览的文章
点击图片赞助耽美文学
百度推广
 

深度阅读